qv2jb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風波 九推薦-oauw0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河内郡,边境县城。
荡阴县。
县城西部,一条小路上,一支兵马正在的急速行军之中,他们的速度很快,不过没有看到任何的旗帜。
踏踏踏!!!
为首的是一员大将勒马上了一座小山峰,从小山峰上俯视东侧的一座小县城,眸子闪烁了一下,低喝一声。
“罗参将!”
“在!”
一个青年策马跟上来。
“本将军给你五百精兵,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必须要占领荡阴县,这里是我们的退路,不能有任何闪失!”
将军冷厉的说道。
“末将领命!”
青年拿着军令,领五百将士的,直奔荡阴城而去。
“将军,荡阴城现在应该是那些地方豪族占领,地方豪族肯定有府兵,五百兵卒,未必能吃得下!”一个文士穿着战甲,从后面走上来,对着将军说道。
“方长史,本将军何尝不知道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将军是邓贤,西川大将,投降明军之后,担任明军独立战斗营重山营校尉,如今重山营改变为了日月第三军,他也水涨创高,成为了中郎将。
从校尉到中郎将,是可将级的提升,任何一方中郎将,都有独立作战的权力,但是对于邓贤而言,并非是好事。
他本来只是想要低调一些,这样能无惊无险,熬到退休,也不需要的建功立业,但是不被秋后算账就行了。
一开始他的确比较忐忑,甚至想过上奏辞去官职,但是在白帝山被牧景一番的敲打加上鼓舞,倒是放松了很多了。
而且他投降已经很多年了,益州,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哪怕刘璋还活着,但是他的影响力,几乎已经没有了。
这倒是让邓贤有了一些斗志,作为一个军人,建功立业,封侯拜相,光宗耀祖,始终都是目标,只是昔日太多的忌讳了。
日月第三军才刚刚完成整编,甚至还对军阵的配合有些的陌生,战斗力顶多只有六七成左右,就被直接推着北上,那是因为有任务,非常重要的任务。
他邓贤要表现出比别人更厉害的本事,就要在有限的条件之上,创造出成功来了,最少能让陛下对自己更加信任。
荡阴这座县城,从雒阳大战,周军退兵之后,明军没有跟上,成为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带,他若不北上,自然不愿意去管他。
但是如今他从朝歌出来了,北上魏郡,必须要经过荡阴,所以荡阴必须要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参将罗洪,武备堂出身,年轻,有斗志,熟兵法,而且性格而言算是年轻人之中比较沉的。
最少在日月第三军的参将之中,邓贤最看好的就是他,自然要多给他一些机会,可这机会也是陷阱,罗洪过不了这一关,他就没有成为一方将领的天赋。
军中有时候非常直接的,那都是直面生死的活,有本事就上,没本事就只能被唾弃,别说关系有多硬,就算是的皇族子弟从军,生死之间,只有有本事的人,才会被人看起,混日子的人,始终是上不了台面的。
“只是如今我兵力不足,北上之后,必然面临河北的乱军,特别是盘桓在邺城附近的兵力之多,已经是很难应对了,如果我在分散一些兵力,恐怕更难应对了!”
邓贤说道:“某家看好罗洪,给他五百兵马,占据荡阴,他能稳得住,是他的本事,他稳不住,那是就他的命!”
方长史闻言,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这就是军队。
军队之中,出头靠的不是资历,是能力,你想要出头,就要带队,没有功绩,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
“前面二十里过去,就是魏郡境内了?”
邓贤打开行军舆图,看了看路线,道:“往东是内黄,内黄这座城,如今在何人之手中啊?”
“根据景武司的消息,内黄这座城,应该是在周军手中,具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是从官渡北上的兵马!”
方长史是军中负责军务督查和消息传递了,他连忙说道:“以我们行军路线,完全可以避开内黄,直接北上,走凛阳聚,过武水,进入武雄镇,距离邺城,也就不到五十里了!”
“时间上来得及吗?”邓贤道:“陛下给我们的军令,是接应,时间上必须要充足,一旦出现纰漏的问题,我们任务失败,日月第三军就会在荣誉档案上留下污迹,这可不是本将军能承担下来的!”
“所以我们的行军,还要推快一些!”
方长史说道:“许参将和雷校尉带领的第一营将士,作为先锋向军,这时候应该进入了凛阳聚了,要不是为了防备内黄县城方便有所戒备,早就强渡武水了!”
“让他在武水做好准备,接应我们渡河,北上之后,行军速度加快三分之一,我们不能继续晃悠下去了!”
邓贤道:“主力必须要尽快进入邺城!”
“将军,一旦进入邺城,避无可避,必有一战!”方长史低声的说道:“到时候,我们会不会暴露身份!”
“藏不住了,但是……”
邓贤笑了笑,说道:“我们本来就不需要藏,陛下说了,只要不给他们找到把柄就行了,无需小心翼翼!”
“那行!”
方长史放心了,他说道:“第六营会押送粮草辎重,走在最后面,将军可以亲自率领主力先行!”
“那好!”
邓贤点点头,道:“第六营可以不参与战斗,你们负责防御内黄和整个东线,一旦我们撤回来,想要迅速回到河内,就必须要保证一条绝对的退路!”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会不会显得兵力不足?”
“机变作战,兵力够了!”邓贤道:“本将军不会和他们正面对垒战场的,许参将率军先行之前,告诉过本将军,此战北上,主要任务是接应,打起来是避免不了,但是不能正面对战,不是偷袭,就是奇袭,要么分兵作战,反正缠,绕,蒙,都可以,就是不能正面对垒!”
战斗方案是一早就已经定下来了,军部参谋处是许参将负责,许参将可是老将了,老一辈的西川读书人,和邓贤出神入死好些年了,得邓贤信任,又是一个熟读兵法,能熟络推演各种战况的能人,算是邓贤的军师。
“许参将既然有计划,那必然是好的!”方长史点点头,他是左长史,日月第三军军部第二把手,但是许刚可是一个能人,作为军部左参将,他布局能力是全军最好的。
一宠到底,总裁上瘾
…………………………………………………………
日月第三军北上魏郡之时,邺城也进入了倒计时的突围之中。
城中。
大战消停之后,反而有些冷寂下来了,百姓不敢出门,官吏被软禁起来了,城中有兵卒巡视,狗盗鸡鸣之辈也不敢在这时候作乱。
不过越是寂静,越是让人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仿佛暴风雨之前当年宁静,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些恐惧感来了。
周王宫。
谭宗,韩涛,岳述,正在对计划。
“河间中山常山这些地方,已经鞭长莫及,死马当活马医,最多安插二十个,而且这些人会非常危险,毕竟这些地方已经脱离我们掌控了!”
韩涛说道:“我的影响力也有限,那些老人未必愿意买这个面子啊!”
“有一丝的机会,能安插下去,还是试一试!”谭宗冷酷的说道:“二十个,能有三分之一的价值,我们都赚了!”
不要怪他心冷,乱世就是这样,大战一起,生灵涂炭,如果能提前掌控一些县城,到时候收复河北,就会简单很多。
“我尽力!”
韩涛苦笑的说道。
他想了想,道:“武安令,清河国相,我都能说降,只是如今时间不多了,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正宫极恶
“那就给他们写一份信函,他们愿意走,我们可以安排渠道,让他们进入关中,只要进入关中了,就到了我们大明的疆域了!”
岳述想了想,回答说道。
“现在时间已经很紧张了,我们不能浪费任何时间,韩涛,你再去找一些周国官吏谈谈心事,务必让更多的人愿意和我们南下!”
谭宗眯着眼眸在笑:“周国也算是一个诸侯国,袁绍麾下,还是有不少人才的,只要他们愿意对着我们南下,在大明,也必然有一番造化!”
大明如今可是百废待兴,因为新政的问题,对抗非常严重,而且人才需求也非常非常之多了。
如果能席卷这些人南下,对于大明官场人才储备,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支援。
偷天换日的计划,偷的是人才。
换的也是人才。
这一石二鸟之策,关键还是在人才的置换之中,把一批忠于明国的人才放在河北,再把河北的人才放回去。
如果能做到,景武司将会立下汗马功劳,即使政事堂的,枢密院,都抹不去的功劳,这样景武司就有了绝对立足的功勋。
“我尽量!”
韩涛低沉的道:“吾父终究已是死去多年了,留下的情谊不能让这些人为之冒险,所以我还是需要朝廷的承诺,大明若有承诺,他们多少会有一些行动了,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哪怕故土难离,如今却是乱世,他们都能看得出,大明有一统天下的志向,这时候投大明,也算是一次冒险,肯定有人愿意,只是看,大明能给出多少的承诺!”
“承诺?”
谭宗想了想:“以我的身份,能给还真不多,要是陛下,不,昭明阁任何一个丞相在这里,都有资格许诺!”
“可以尝试性先给他们一句话!”岳述道。
“不!”
谭宗却摇头了:“我们代表是大明,陛下说了,大明是一张白纸,你画上一道痕迹,未必看得到,但是开了一口,就会越来越多的痕迹,朝廷的信誉,大过一切,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许诺,让他们对大明失望,做不到的事情,不要说!”
“那想要说服他们,会难一些!”岳述道。
“难也要做,可以告诉他们,你们到了大明,有一次面圣的机会,能争取多少地位,他们可以自己去争取!”
谭宗想了想,说道。
这是他最大权限了,许诺官位,爵位,他都没有资格,但是面圣机会,他倒是可以做出决断。
“这也好!”
韩涛眸子一亮,道:“面圣之机,并非常有,若有能力者,必对自己信任,面圣有自信,才有希望,若连对自己都没有自信的人,想必能力也不是很高,哪怕失之交臂,也不算可惜!”
“我们分工合作,潘将军挡不住多久,恐怕不到三天,我们就要撤了,尽快完成,实在完成不了,我们就毁掉剩余了的计划,这件事情,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不能有任何透露出去的可能性,不然我们会功亏一篑!”谭宗道。
“是!”
岳述和韩涛点头。
“韩公子,沮相,你可还有想法?”谭宗突然韩涛。
“谭指挥使的意思是?”
“此人太聪慧了,我们逗留在城中时间太长,估计会被他看出来端倪了,为了偷天换日能成功,也为了河北未来能减少伤亡的回归大明的朝堂!”谭宗道:“我不敢留之!”
“可惜了!”
韩涛沉默了一下,有些惋惜的说道。
……………………
一个厢房之中,四面都用铁板封死了,仿佛一个牢房一样,一个文士居于其中,倒是非常安心,喝茶,看书,仿佛外面的一切,都不管自己的事情了。
咔嚓!
这时候,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坐着轮椅的人,被推着走进来了。
文士披头散发,抬头看了一眼。
嘴角扬起一抹嘲笑:“是应该来送我上路了!”
“我应该让韩涛来杀你!”谭宗轻声的道。
“他不会!”
文士说道:“韩涛始终是韩涛,馥公的儿子,总归是继承了馥公了一些性格,有城府,有能力,有想法,就是少点决断和魄力!”
“你就这么自信?”谭宗看着沮授,他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周国第一丞相,河北第一谋臣是他不是田丰,他执掌大局,方能有袁绍征战天下。
“自信?”
沮授笑了笑:“还真没有,如若有自信,某就不会落的如此境地了!”
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其实说馥公,何尝不是说我自己,我不如田丰,若有田丰之性格,汝等皆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