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veb熱門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八十章 雪中熱推-qeeag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顾小影,把腿抬起来……”
“……一天天,吃了睡,睡了吃,除了吃饭那会儿能从坐起来会儿,我还以为你背长是不是长沙发上了,头发上长了个枕头……”
“……妈!”
“……嚎,嚎什么嚎,你还好意思嚎……顾汉国,你过来看看,看看你女儿是不是瘫了。”
“……我看看,这应该是叫间歇心因性瘫痪,主要症状就是你说了那些。”
“……那你还不给你女儿治治。”
“……没得救了,没得救了……”
“……爸!”
“……廉歌,你看看,你岳父岳母两合着伙欺负我。”
又一座城市条街道旁,廉歌拿着手机,同顾小影打着视频电话。
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靠在沙发上,半躺着,拿着手机,
顾母拿着扫帚,正打扫着客厅的卫生,旁边,顾汉国正坐着,端着茶杯,
顾母没好气着对着顾小影说了句,顾汉国也端着茶杯,走到顾小影旁边,笑呵呵着配合着顾母说着。
顾小影气鼓鼓着,坐起了些身,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看着视频那头顾小影一家,听着,微微笑着。
微微仰头,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开,再看了眼身前,
沿着脚下的街道,街道旁是一家家店铺,林立的高楼从近到远,
正是清晨,天上还飘着不小的雪,
街边的店铺正相继敞开着店铺,忙活着,收拾着,张罗着,
路口边的摊贩刚停下各自出摊的车,跺着脚,搓着有些发红的手,在摊位旁撑开了大伞,点燃了炉火。
不死武帝 秋夜东风
林立的高楼间,灯火正渐渐熄灭,道路上涌动着的车辆渐多。
裹着严实的行人或是埋着头,冒着雪匆匆向前,或是哈着雾气,走进街边的店铺,在路边摊贩撑起的伞下驻足。
“……给我来两根油条,再来杯豆浆,豆浆烫热点……”
“……好嘞。”
“……爸爸,我要迟到了,我们跑快点吧。”
“……好……”
“……老陈,今天出门这么早啊……”
“……徐大姐出门买菜啊……”
渐嘈杂着的话语声,脚步声,车辆驶过声混杂着,似乎渐唤醒着这座城市,
随着阵阵扰动着飘落雪花的寒风,在廉歌耳边响着。
……
“……顾小影,把那撮箕递给我。”
“……哦。”
视频电话那头,打扫着卫生的顾母朝着顾小影喊了声,
还气鼓鼓着的顾小影闻声站起了身,乖巧着将旁边放着的撮箕递给了顾母,然后往后一坐,又重新瘫回了沙发上。
看着顾小影这模样,顾母白了她一眼,拿过撮箕,扫着地上的些灰。
顾小影瘫在沙发上,再拿起了手机,看着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
“……廉歌,你岳母刚才让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天都腊月二十三小年了,家里都在全家大扫除了。”
“……那是全家大扫除吗,一个二个都跟大爷似的。”
顾母将地上最后点灰尘扫进撮箕里,倒进了垃圾桶里,没好气着说了句,又再转过了视线,看向了顾小影手里拿着的手机,视频电话这头,
“……小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看提前买点菜。”
快穿:攻略黑化男主 花生酱
“……妈,廉歌不回来,我们是不是就不买菜啊……”
旁边,顾小影接了句嘴,顾母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再转过视线看向了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
视频电话这头,
廉歌听着视频电话那头的话语声微微笑着,听着顾母的话,再微微仰头,望了望身前远处。
“还要再往前走段路吧。年前应该能回来,师母。”
“……那行,那小歌你记得到时候提前跟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啊。到时候我好提前去买点菜,你老师和我今年也没什么假,到时候我们抽半天空出来,我们一家子也吃个年夜饭。”
“……好,师母。”
微微笑着,廉歌听着,应着。
……
又和顾小影说了会儿话,廉歌结束了通话。
收起了手机,再微微仰头,沿着道路望了眼身前远处。
车辆渐多的路边,路灯下,几个工人正配合着,站在个车载云梯上,给路灯下,由近及远的,挂着一盏盏红灯笼,
近前路两侧,已经挂好的红灯笼在雪中随着风,微微晃动着。
快过年了。
“……这雪还真是不小啊。”
“……这叫瑞雪照丰年,有道是年前雪不小,第二年收成肯定好。”
“……什么狗屁不通的。”
“……嘿,你管它通不通,反正就是那意思。”
“……什么意思,我们这儿哪年不下雪啊?”
“……所以年年都是丰年啊,还不好吗?”
两个裹得严严实实的老头,哈着雾气,说着话,斗着嘴,从廉歌身侧走过。
……
“走吧。”
再看了眼身前,廉歌再挪开了脚,沿着身前的道路再往前走去。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也叫了两声。
雪中,一人一鼠沿着道路渐行渐远。
似乎,越往前,雪越大。
……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大雪飘落着,积蓄在路外,山丘上山林树木枝叶上。
这是条盘绕着山丘山腰,往着连绵山岭,皑皑雪中延伸着的公路,
公路上,积蓄着些雪,还留着些已经被雪淹没了些的车辙印。
沿着这条路,廉歌往前走着,看着沿途的景象。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下张望着,
天空中不停飘落的雪似乎绕开了廉歌,在廉歌身前让开。
几日前,走出那座城市,又再穿过些城镇,村落,走了几天,廉歌走至了此处,
一路,行人,人烟渐少,雪却似乎没停过。
“……小伙子,小伙子……”
这时候,一辆顶上积着雪,雨刮器还不停工作着的车从远处,辗着路上积着的迎面驶来,在廉歌身前渐渐放缓速度,停了下来,
车里的司机降下了车窗,探出身,朝着廉歌大声喊着,
“……小伙子,你是要往前面去吗,你要是往前面去的话,别接着往前走了。前面还有个几公里的地方,山上积着的雪滑下来,路给封了。”
司机对着廉歌出声说着,
“……这附近也没什么人家住户,这下着雪,天估摸着要不了多久也要黑了,小伙子你别往前面去了。”
廉歌走到了车旁,顿了下脚,看了眼雪中远处,再看了眼这司机,
“谢谢了,老哥。”
“……不客气,这看到了,总要说一声,不然这不是害人吗。小伙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跟我一块回去吧,把你带到下一个路口,还是行的。”
司机笑呵呵着,出声说了句。
“就不麻烦老哥您了,我自己走就行了。”
“……那行。那小伙子我就先走了啊。”
司机看了看廉歌,也没再多说,缩回了身子,再启动车,渐渐远去。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远处,再挪开了脚,接着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