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3w0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第1080章 蓄勢待發(完)閲讀-8jhbh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南北朝的寺庙,一向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出轨男女偷情,几乎百分百选择寺庙。所以这次约高演的王妃出来,高伯逸就没有选择寺庙。
因为那样,在外人眼中看来,几乎等同于他把高演的夫人玩了。
虽然高伯逸好色的名声在外,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并不想背锅。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平白被扣帽子不可取,更何况高演夫人的身份并不简单,绝不是可以随便亵玩的女人。
漳河北岸,有个专门搭起的木栈桥,平日里时不时有达官贵人在这里钓鱼。当然,普通的渔夫是来不了的,除非这里没人。在这个年代,贵族横行霸道,不是什么新鲜事,哪怕是高伯逸,也没有办法改变基本的社会面貌。
那是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决定的。
此时在木头栈桥的尽头,高伯逸正在拿着一根鱼竿垂钓,身边的鱼篓,一条鱼也没有装,更是没有鱼饵之类的东西。
正当他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一辆华丽的犊车停在了沿河的道路旁边,两个贵妇款款而来,领头的那位,正是元仲华无疑。
“楚王殿下,人我已经带到了,妾身告退。”
元仲华感觉自己脸颊像是火烧一样,她的行为,其实跟那个什(pi)么(tiao)客一样,但是不做又不行。
别看高伯逸之前好说话,一旦他翻脸无情起来,多的是办法收拾自己。元仲华说不怕那是假的。
“嗯,谢谢你,等会记得来接人,不可怠慢了。”
高伯逸温和的对着元仲华摆摆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元仲华意味深长的看了拘谨又无奈的元氏一眼,这位同族,高演正室夫人,只怕今日贞洁难保。
当然,元仲华知道,高伯逸若是用强,对方是绝对不敢反抗的,因为元氏和高演有一子高百年,此时不过两三岁大。
她不顾一切今日反抗了,那么高百年必然会“莫名其妙”的死掉,高伯逸有一百种方法,让对方死得不明不白。
不,应该叫明明白白才对!
“坐吧,不必拘谨,我不是吃人猛兽。”
元氏容貌不俗,但和李沐檀这类绝色比,还是稍逊一筹。不要说高伯逸本来就没那个心,就是有,也不会挑高演老婆下手。
不为别的,吃相太难看,就像是没见过女人一样的,B格太低了。
“那个……楚王殿下今日召见妾身,不知道有什么要事?”
元氏小心翼翼的坐到高伯逸身边,又往边上挪了一些似乎希望离得稍微远一点。
“王妃知道高演去了哪里么?”
长山王高演,在齐国,已经被判定为“叛逆”,所以高伯逸直呼其名并无不妥。如果高伯逸落魄了,只怕会被叫“狗贼”,连名字都不配拥有了。
听到这话,元氏心中一紧!她此番前来,确实是担心高伯逸对高百年不利,也是担心对方觊觎自己的美色。当然,她心里很清楚,高伯逸如果玩弄自己,要的只是自己身上的身份。
所以这才更加可悲。
但听高伯逸这么说,似乎……对方更为关心高演的下落。
“妾身整日蜗居于王府之中,从不踏出门庭半步,并不知道……我夫君的下落。”
元氏还是很硬气的,至今都称高演为“夫君”,这真算是很难得了。
对于元氏的回答,高伯逸似乎早有预料,他已经知道了高演的行踪,目前就在长安的一处别院内。
“其实,你夫君,现在正在长安,他已经投靠了宇文邕,成为了齐国的死敌。这些,你知道么?”
高伯逸轻飘的说道,但他的话语,却如同惊雷一样,在元氏耳边炸响!
高演还活着!
元氏此刻几乎要喜极而泣。但她很快明悟过来,此时若是表现激动,只怕会让高伯逸极为不爽,甚至让对方恼羞成怒。
那样,哪怕对方之前没有想过羞辱自己,现在,恐怕也会拿自己出气了。因为怎么说呢,高伯逸对高演已经是“鞭长莫及”了。
不拿他妻子出出气,这个京畿大都督,难道是没脾气的?
“不必紧张,我这点心胸还是有的,哪怕要撒气,也不会拿一个女人撒气。”
高伯逸淡然的摆摆手,示意元氏不要紧张。
“大都督海量,妾身望尘莫及。”
元氏瞬间放松下来,随即对着高伯逸行了一礼。
“你们夫妇如今隔了两地,虽然立场敌对,但我也是有些于心不忍。”
高伯逸长叹一声道:“你亦是无罪,无论是你是否嫁高演,还是高演是否逃出齐国,都不是你这个妇道人家能说了算的。
无敌外挂
所以,我打算送你入长安,跟高演团聚。”
高伯逸的话,让元氏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长在了别人身上。
她一时间竟然愣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是我说得不够明白么?”
我的刀客塔是调查员
高伯逸有些纳闷的反问道。
“不不不,大都督,不,楚王殿下,请受妾身一拜!”
元氏几乎要给高伯逸跪下了,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让她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此刻高伯逸在她心中的形象无比高大,几乎可以与圣人比肩了。
“我们一家终于可以团聚,这都是楚王殿下的恩赐,妾身无以为报,只有来世结草环……”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元氏话还没说完,就见高伯逸轻轻摆了摆手,然后用看傻子的眼光看着她。
“送你去长安不假,但离你们一家团聚,那还很早很早呢。”
高伯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此时,恶魔才算是真正露出獠牙!
元氏有些不明白,高伯逸说的是什么意思,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瞬间神色大变!
“高都督,不,楚王殿下,我求求您了,行行好,让高百年和我一起入长安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
元氏已经拉下脸面暗示高伯逸了,可这位名震齐国的京畿大都督,却完全不为所动道:“是你自己站起来,还是……我拉你起来?”
元氏默不作声,一直跪着。
“你喜欢跪着,那就跪个够吧,本王不奉陪了,告辞。”
高伯逸转身就想走,却被元氏死死的抱住了小腿。
“楚王殿下,妾身还有点姿色,你不是喜欢玩么,我让你玩,只要你让我和高百年去长安,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真的,妾身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
元氏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她真要崩溃了。
“可是,我很介意啊。”
高伯逸将元氏扶起来,微笑着拍了拍她身上的尘土道:“做人,可不能得寸进尺哦,难道说,你想继续留在邺城?”
这一刹那,元氏好像看到了第二个高洋,而且是一个不疯癫却更狡诈的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