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w90精彩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討論-第五百六十二章 宮殿裏的死侍推薦-clby2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看着宋恒端上来的一个个小杯子,再联想到之前舒冉看到的,江佐感觉再看杯中的一杯杯茶,顿时有种难以下咽的感觉。
不过宋实这么热情地送上来了,江佐作为领头人,自然不好拒绝。
而且舒冉所看到的景象,是她很久之前记忆的浮现,那是不知道多久前的大日川了,现在的大日川还是很清澈干净的。
想到这里,江佐端了一杯茶,喝了下去。
正如宋恒所说的那样,用大日川的水冲泡出的茶,喝起来却是茶香浓郁,是江佐喝过最好喝的茶,比他在南洋市喝的要好很多。
果然,通古西都作为帝国的都城,汇聚了帝国的核心,就连茶的品质也要更胜一筹。
舒冉由于记忆的浮现,对大日川有种本能的排斥,宋恒端了一杯茶给她,被江佐给挡了回去,宋恒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大日川的水,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清澈吗?”江佐喝完茶后,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宋恒笑着回答:“当然,从我第一天在通古西都,大日川一直都是这么清澈。”
“不不不,我是说更久远的时候。”
“也是如此。”宋恒说道。
江佐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他只是稍微试探一下,没打算问出些什么。
见宋恒没有顺着话题说下去,江佐也就没再说了,要是直接就问几百、几千年前大日川是不是也这么清澈,那就显得太突兀了,不合情理,容易让审判教派起疑。
随后,宋恒和罗云功,带着江佐来到了他的临时据点。
虽说的临时的据点,但是由一个酒店临时改造的,能在大日川岸边这种黄金地段开的酒店,或许不是整个帝国最好的,但绝对不会差到哪去。
江佐看了看酒店的装饰,在整个通古西都来说,应该都属于上等。
江佐有些不满意的,就是自己现在的人太少了,只有一百多人,还没人家酒店的员工多,搬进这个酒店,倒像是一群住客。
等到后面几批人来了,江佐决定将酒店里的人都给换成自己人,但是估计也够呛。
临时据点位于大日川岸边,距离皇室宫殿和审判教派总部,有二十多分钟的车程,算不上近,但也不算远。
而且这个酒店的位置比较好,周围没有什么大型的商业区域,颇有种闹中取静的感觉,江佐很喜欢。
看来皇室在选取位置的时候,肯定也下了一番功夫,要是选在闹市区,江佐可能会不满意,毕竟江佐的总部是需要一定的私密性,能偏僻一点当然最好。
住进了酒店后,宋恒和罗云功便带队离开了,他们一个是审判教派的元老,一个是通古西都的守将,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接待完了江佐后,还要马不停蹄的去做日常的任务,至于招带江佐的工作,就交给酒店里的工作人员去做了。
在罗云功临走前,通知江佐道,两天之后,也就是按照约定江佐的总部迁移完成的时间,让江佐在早上七点的时候,去皇室的宫殿,参加皇室的朝会,这也是江佐当初争取到的权利。
……
这两天的时间里,江佐一边等着后续人员到达,一边带着舒冉在通古西都里闲逛。
江佐带着舒冉闲逛,一来是放松压力,二来也是了解通古西都的情况。
不得不说,通古西都确实比血潮前的南洋市繁荣太多了,江佐在闲逛中,也了解到现在细胞online里顶尖的站队之一,魂骑站队,总部就设在通古西都。
江佐顺道以游客的身份,在魂骑的总部里逛了一圈,不过遗憾的是,魂骑的队员正在细胞online里给江佐打工,不对,是刻苦训练,所以江佐并没有看到袁峰一行的身影。
除此之外,江佐还注意到,之前和细胞online竞争的暗江总部,也设立在通古西都,不过江佐就没去参观了。
顺道的时候,江佐也去了目前在运营细胞online的公司,原本和张豪合作的公司,也在血潮中被摧毁了。
现在运营细胞online的,是通古西都的一家大型公司,能为江佐创造不少的收益。这些收益积攒起来,已经是一笔不小的钱款。
凭着江佐现在的实力和地位,这家公司对江佐客客气气的,问江佐什么时候需要钱,说一声他们就给打过去,绝不拖欠。
江佐也没客气,他的组织不能总在临时据点里,肯定得有自己的据点。
后续建造自己的据点,花费自然不小,有用得上这笔钱的地方。
两天的时间在江佐的闲逛中,一晃而过,感物和宋实等人都到达了临时据点。
宋实在来了后,立刻带着情报官们干活,尽心尽力的拆自己老东家的台,一天的时间里,从临时据点搜出来两百多个各种型号的窃听器。要是没宋实帮忙,估计江佐也只能吃下这个闷亏。
后来宋实又加装了各种屏蔽和干扰的设备,对临时据点进行了一些改造,起码现在江佐能和感物在临时据点里,商量一些机密的情报,不会被皇室或者审判教派窃听了。
两天过后,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江佐便从睡梦中醒来了。
等到江佐洗漱穿戴好,来到临时据点的指挥中心时,感物、张猛行、宋实等一群核心成员已经在等待了,他们将跟随江佐一起,前往皇室宫殿,参加今早的朝会。
一名情报官将一页纸交给江佐,是安权涛那边传来的消息,基本上安权涛每天都会发一份报告,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简要的告诉江佐,一些重要的决定也需要江佐做出决定。
江佐随手看了一眼,南洋市那边在血潮中元气大伤,还在恢复中,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江佐就都让安权涛自行处理了。
随后,江佐带着一行人离开了临时据点,坐车前往皇室宫殿。
……
作为执掌帝国权力五百多年的皇室,皇室的宫殿群自然修建的华丽壮观。
从远处看去,整个宫殿群富丽堂皇,每一处细节,都在显示着皇室的权威。
与皇室宫殿群隔江相望的,是审判教派的总部。
审判教派的总部也是一个建筑群,众多建筑拱卫着中间最高的一栋建筑。
建筑群的整体偏黑色,显得沉稳而内敛,和富丽堂皇的皇室宫殿形成鲜明对比。
虽然皇室宫殿和审判教派总部,都处于通古西都的中心,但是两处建筑群周围,却很少见到市民的身影。
在皇室宫殿不远处,坐落着通古西都的血死病毒研究中心,现在皇室最看重的武器之一——腐蚀流水,就是血死病毒研究中心生产制造的。
整个帝国对血死病和死侍研究最全面和最前沿的地方,无疑是通古西都的血死病毒研究中心了。
江佐一行进入了皇室的建筑群中,在皇室卫兵的引导下,朝着最宏伟的一处宫殿走去。
血杀神界 轩与辰
这个宫殿名叫“通古殿”,是皇室早朝的地方,也是皇室权力的集中地,每天皇帝都会在这里,下达着各种命令,传达到帝国的各个角落。
进入通古殿的分为三拨人,
一拨是皇室的大臣,他们在进入通古殿时,不能带护卫和武器;
另一拨则是审判教派的人,他们属于审判教派,并不受皇室的管辖,他们来参加朝会,说白了和那些大臣不一样,并不是为皇帝负责的,而是和皇帝分享权力的。
审判教派的人可以携带武器,但早朝不是真刀真枪的战争,所以几百年里审判教派和皇室一直有所默契,一般情况下审判教派是不会带武器上朝会的。
带武器的权力审判教派可以不用,但一定要有。
第三拨,则是江佐一行人,江佐和皇室没什么默契,不过江佐也没带武器,因为他身边的都是审判者。
再说了,带武器说白了只是心理安慰,要是皇室想弄死江佐,江佐带再多的武器都没用,还不如不要那点心理安慰,换来真诚的表象。
通古殿内,大臣的数量最多,站在中下方的位置,在中上方的位置,划定了三块区域,一块是审判教派的席位,上面印有审判教派的黑色徽记;
另一块则是江佐的席位,不过上面还没有印上徽记,因为江佐的组织还没有徽记,甚至连正式的名字都还没有。
“看来得尽快取一个名字,再设计一个徽记了,要不然看着都不正规。”江佐在心里嘟囔的一声。
几拨人各自到了自己的位置后,皇帝也走上了他的王座。
王座上的皇帝,江佐不久前就在视频中见过,不过当初和江佐会谈时,皇帝一副和蔼的面容,但朝会上的皇帝,当坐在王座上,面对着下方的臣子和各方势力,显现出了一个帝国皇帝的威严,没有丝毫和蔼的样子。
人都到齐了,朝会却并没有开始。
江佐一行有些纳闷,环顾周围的其他人,周围的其他人全都表情镇定,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已司空见惯。
怎么回事?
朝会怎么还不开始?
不过江佐下一秒就发现,在不远处的一块区域,到现在还在空着。
原来是还有人没到齐。
很显然,那个还没到的势力,在地位上和审判教派差不多,在宫殿里的布局中,皇帝坐在最上方,中上方划分了三块区域,分别是江佐的势力、审判教派,还有那个没到的势力。
通古西都里还有能和审判教派平齐的势力?
江佐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凝重,他来通古西都也有两天了,对通古西都的事也打听了不少,包括通古西都的主要势力。
可是据江佐所知,主要势力不是只有皇室和审判教派么,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势力了?
而且那天去迎接江佐的,也只有皇室和审判教派。
这第三个势力隐藏的如此之深,以至于要不是今天参加朝会,江佐甚至对此一无所知。
隐藏的如此之深的势力,让江佐心中升起一丝忌惮,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还未到场的势力是怎么做到的,隐藏的如此之深,甚至皇室和审判教派都从未在江佐耳边提起过。
等了近十分钟后,宫殿的入口处传来了一些动静,江佐精神一振,和感物他们一起将头转向入口处,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支神秘的势力要来了,江佐想看看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势力。
不过在入口附近,站了不少皇室的大臣,挡住了江佐的视线,让江佐看不清入口处的情况。
等到对方绕过了那些大臣,走向空着的区域时,江佐等人才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在看清对方的第一时间,江佐等人全都条件反射的后退一步,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
死侍!皇室的宫殿里怎么会有死侍!
不对,难道说这个神秘的势力,根本就不是人,这是一群死侍?
感物等人下意识地觉得荒唐——一群死侍走进了通古殿,走向了为它们准备的那个席位?
正当有人准备下意识的出手时,王座上的皇帝说话了:“暗元会到了,朝会开始。”
直到这时,感物等人才彻底明白过来,这些死侍是和他们一样,来参加朝会的!
这一刻,江佐等人的认知简直要被颠覆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死侍居然能参加朝会,而且还是作为一个和审判教派平起平坐的势力,参加皇室的朝会。
江佐和在场的手下,背后都升起一股寒意。
皇室到底是什么样的皇室?居然会允许死侍参加朝会!
审判教派呢?审判教派的宗旨不是要猎杀死侍,保护帝国安全么,现在怎么会在朝会上和死侍站在一起!
江佐一直以来,都将死侍看作他和皇室、审判教派,乃至整个帝国共同的敌人,在南洋市的血潮中,江佐指挥着审判者猎杀死侍,保护医院据点的幸存者。
可是当江佐拿到了不祥之晶,进入这个帝国权力的核心时,他却发现一切都和他想的不一样——死侍站在了皇室的朝会上,就站在审判教派的旁边!
江佐背后的寒意迅速扩散,皇室、审判教派、死侍,这些势力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还要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