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w9j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 txt-第五十三章 對峙(一)熱推-obae7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柴贤……..净心目光闪烁一下,不动声色道:
“施主怎么会在这里?”
柴贤皱了皱眉,反问道:“大师又为何在此。”
净心收起金钵,凝视着几丈外的黑衣人:
“贫僧与师弟净缘引蛇出洞,以佛门金刚神功诱出兴风作乱的幕后之人,贫僧一路追到山中,偶遇了施主。”
说到这里,俊朗的和尚双手合十,满脸慈悲:
“阿弥陀佛,柴施主,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柴贤沉声道:“原来大师也和其他愚蠢之人一样,认定了我是凶手。”
净心脸色不变,保持合十姿势,道:“施主若不是凶手,为何出现在此?”
柴贤回答:
“义父死后,我就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有人刻意陷害我。小岚也因此失踪,为了找到她,查出幕后凶手,我一直在暗中调查。
“今日在查案途中,恰好与大师碰上。。”
当下,把自己的遭遇,详细的告诉净心。
柴贤清俊的脸庞布满真诚,说话的时候,平静的与净心对视,眼神没有闪躲,坦荡诚恳。
净心目光一眨不眨的凝视他,等他说完,皱眉沉思许久,道:
“其实想证明施主清白,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
柴贤眼睛一亮,追问道:“大师请说。”
净心缓缓道:“贫僧能把自己遵守过的戒律,施加在柴施主身上,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便无法说谎。届时,一问便知。”
柴贤想了想,点头:“此法甚好。若我不是凶手,希望大师能替我作证,我此前也遇到过一个愿意相信我的,但没想到……..”
他的脸庞扭曲了一下,透着恨意:“没想到那是个虚伪残暴的恶徒,杀害了无辜的一家三口。”
净心闻言,问道:“在我之前,还有人见过你,是谁?”
柴贤摇头:“我并不认识他,他当时俯身在一只橘猫身上,自称是途径湘州的散修,且认为柴家的案子疑点重重,凶手另有其人。”
“我与此人越好,以一家农户为联络点,传递消息。可没想到,隔了一天,那一家三口就被人杀了。除了他之外,没人知道我曾经藏身在那里。”
外乡人,途经此地,附身在橘猫身上……….净心沉吟片刻,忽然露出恍然神色,没有再问,道:
“柴施主,不打诳语。”
话音落下,柴贤只觉震耳发聩,一股浩瀚无形的力量施加在他身上,让他真诚的认为,说谎话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人如果不说真话,就不能称之为人。
净心问道:“柴建元是不是你杀的?”
柴贤摇头:“不是我杀的。”
净心缓缓点头,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意外,接着问道:“方才操纵行尸袭击三水镇的,是不是你?”
柴贤依旧摇头,脸色诚恳:“不是我。”
听到这样的回答,净心终于皱眉,眼里闪过一丝困惑,趁着戒律时间没到,他追问道:
“你知道杀柴建元的人是谁?袭击三水镇的人是谁?”
无限进化流 阿丐
柴贤如实回答:“我怀疑是姑姑柴杏儿,袭击三水镇的人是她的同党,也就是那个从未出现过的幕后之人。”
“戒律”法术还有片刻,但净心却不再问了,他垂眸思考许久,道:
“柴施主,佛门慈悲为怀,既然今夜与你相遇,那便快刀斩乱麻,一并儿把此事解决了吧。”
柴贤谨慎问道:“大师打算怎么做。”
净心道:“带你回去与柴杏儿施主对峙。”
柴贤一步步后退,摇了摇头:“大师,我经受住了“戒律”的考验,问心无愧,可你又如何证明自己?”
他谁都不信,尤其经历了二丫一家被杀事件,他对于这些外乡人最后的信任也荡然无存。
“大师若真想为我正名,我可操纵一具行尸跟你走,你召集湘州各路英雄豪杰,以及官府,再开一次屠魔大会。我会当众把事情说清楚,到时大师为我作证即可。
“明日,我会操纵行尸到柴府外。大师真要有心,我们明日以行尸联络。”
说完,柴贤退入林中,打算离开。
“回头是岸!”
这时,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无形而磅礴的力量施加在柴贤身上,让他本能的转身,返回山涧边。
净心纳衣的袖子里,窜出一条金线编织的绳子,瞬间把柴贤捆绑。
非但如此,柴贤发现丹田内气机宛如死水,无论他怎么调动,都毫无反应。
两人之间差了一个品级,对于净心来说,擒拿柴贤轻而易举。
暗影街 暗黑茄子
……….
三水镇外,黑沉沉的夜幕里,火光炽烈。
武僧净缘持握火把,一动不动的站在路边,他僧衣单薄,在夜风中紧贴着身躯,勾勒出魁梧的肌肉轮廓。
净缘耳廓微动,望向前方漆黑夜幕。
俄顷,两道身影从黑暗中走来,轮廓渐渐明显,橘色的光晕照出他们的容貌。
分别是穿着同样纳衣的净心,以及被暗金色绳索捆绑的柴贤。
“此人便是柴贤。”
净心说道。
净缘“呼”出一口气,冷峻的脸上露出笑容:“总算逮住他了,如何?”
净心脸色凝重,摇摇头:“杀柴建元的不是他,方才操纵行尸袭击镇子的也不是他。”
净缘眼睛微微睁大,似是非常意外:“怎么可能。”
净心先是点头,旋即露出笑容:“不过我们的猜测没错。”
他回头看了一眼柴贤。
净缘立刻明白了师兄的意思,脸上难掩喜色,传音道:
“柴贤真是龙气宿主?”
净心颔首,道:“而且还是那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之一。”
他们无法抽取龙气,甚至要借助法器才能看到龙气,但要找龙气宿主,是有规律可以依循的。
龙气宿主会在短时间内获得“好运”,迅速崛起,获得奇遇或做出大事,不会默默无闻。其中代表性人物就是大奉银锣许七安。
因此,两人来到湘州,听闻柴杏儿召开屠魔大会,柴府的案子闹的满城风雨,净心净缘师兄弟便猜测柴贤极有可能是龙气宿主。
“如此的话,师兄即刻将柴贤度入空门,交由师父,或渡情罗汉,由他们带回西域。”
净缘脸色振奋:“此等人物,落袋为安啊。”
净心点头,又摇摇头,脸色严肃的传音道:
“我方才试过了,此人执念太深,难以立刻度化,除非助他查清此案。另外,师弟莫要忘了,许七安也在湘州,我正要与你商议此事。”
净缘脸色一肃。
“眼下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
“一,带着柴贤藏起来,最多两日,度难师叔便能赶来湘州,届时大局能定,可也会吓走许七安。
“二,带柴贤回柴府,找柴杏儿对峙,查清此案。”
净缘明白了:“而李灵素也在柴府,必然想尽办法通知许七安,我们可以趁机钓出许七安。”
李灵素的身份,他们早就查清了。
净心颔首,无奈道:“虽不知他如何精通数种蛊术,但确实棘手,我们找不到他。只能以此阳谋,请君入瓮。”
这里,便需要师兄弟做一个取舍,是龙气宿主重要,还是佛子更重要?
答案不言而喻。
净缘传音道:“用柴贤做诱饵,值得一试。许七安手段诡橘,但真实战力不及四品,正好借此机会制服他。他若不来,我们也没有损失。”
商议结束,净心转头,朝柴贤合十,道:
“柴施主,贫僧这就带你回柴府,我会用“戒律”问询柴杏儿施主,到时,便能真相大白。”
柴贤叹了口气,回望净心:“我还有选择吗?只盼大师说到做到。”
……….
柴府,某处储存蔬菜的地窖里。
李灵素的阴神来到地窖门口,看见一只橘猫趴在地上睡觉。
“前辈?”
他喊了一声,橘猫不搭理他,看了一眼门后。
李灵素意会,轻易的穿过紧锁的门,钻入地窖,他在漆黑无光的环境中,“看”到了一具盘坐的身影。
“前辈,我已问过柴仲和柴楷。”
李灵素说道。
他把梦境中的对答经过,详细的转述给徐谦。
除了柴贤性格偏激,半点有用信息都没有………许七安心里嘀咕,表面沉稳,道:
“我知道了。”
李灵素轻轻点头,告辞离去。
黑暗的环境里,许七安盘腿坐在地上,之所以选在这处储存蔬菜的地窖,只要是此地距离柴府南院不远,在他心蛊能覆盖到的范围内。
无声无息间,这片区域的所有动物,同时苏醒过来。
它们包括但不限于老鼠、蛇、狗、猫、虫子…….其中主力是虫子、老鼠和蛇,它们或生活在墙洞里,或生活在地基深处。
数量最多,也最隐蔽。
至于猫和狗,他们只能在屋子外面转悠,能打探到的东西有限。
家蛇从冬眠中醒来,在阴暗隐蔽的角落游走,老鼠钻出地洞,爬行在房梁之间。虫子更是出现大规模的“游行”。
这一刻,许七安感觉自己的元神被分裂成无数碎片,每一个碎片对应一只动物。
“头好疼,我最多只能撑五分钟………”
一般情况下,心蛊师操纵兽群,只是简单的下达命令,驱使兽群攻击敌人。这并不会对自身造成太大的负荷。
像许七安这样的,则属于精细操作,控制几只动物没问题,数量一旦扩大,对元神的负荷极大。
“还好南院这边院子不多,五分钟后,不管有没有收获,我都中断控制……..”
……….
李灵素阴神出窍许久,消耗极大,回归后,便立刻爬上床,拥着美人儿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中,他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俄顷,耳边响起柴杏儿睡觉被打扰,因此有些恼怒的声音:“何事?”
“姑姑,净心大师和净缘大师回来了,说要见您。”
丫鬟的声音透着古怪。
柴杏儿柳眉轻蹙:“何事不能等到明日再说?”
丫鬟低声回复:“两位大师还带回来柴……..柴贤。”
柴贤?!李灵素瞬间清醒了,接着,听见身边的红颜知己沉默片刻,声音沙哑柔媚:
“请两位大师去内厅,我立刻过去。”
说罢,柴杏儿立刻掀开被子,以极快的速度穿戴好衣裤,捻起玉簪,简单挽了个发髻。
做完这一切,她回头看向已经睁开眼睛的李灵素。
后者眉头紧皱,眼神疲惫,似乎还残留着酒意,捏了一下眉心,道:
“杏儿,我陪你去。”
柴杏儿点点头,却等不及了,道:“我先去内厅。”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李灵素要的就是这句话:“好!”
柴杏儿离开房间后,他立刻阴神出窍,朝着徐谦所在的地窖掠去。
……….
这个时辰,除了巡夜的侍卫,柴府上下基本都已经歇息。
南院的房子,大多是一些存放书籍、兵器,以及一些器物,还有一座祠堂。
住在这片区域的人不多。
许七安只花了两分钟时间,便“窥探”了南院的所有房间,没有发现异常。
“只剩一个祠堂没有探索……..”
他操纵着蛇虫鼠蚁,朝祠堂而去。
这时,许七安心有所感,先一步通过守在外头的橘猫,“看”到了李灵素的阴神。
下一秒,圣子阴神穿过地窖的门,出现在他面前。
“前辈,净心和净缘抓住柴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