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qrf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txt-第85章 見不得人的買賣熱推-5ityd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这两日跟师父去了思源堂,感受颇深,不说这个,我师父已经同意教授你们,但要交学费……一万两,每个月还要被抓两天壮丁,一天去思源堂,一天随我师父出诊,你们看如何?”
“这么简单?”
林祁有些意外,他曾拜过名师,那些人傲得很,除了石头谁的面子都不给。
离王妃比他们还厉害,他都做好舍了全部家当的准备,结果告诉他学费才一万两!
封天建暗叹大意了,早知道再加个零。
不过说出的话不好往回收,只好说道:“师父是随性之人,不重金银,想来是与你们投缘才应了此事。”
“王妃眼光不错,我们自与旁人不同。”程凌岳颇为自得。
呼嘯的槍刺
他们团体人少,就是因为他们从不仗势欺人,寻衅滋事,也不眠花宿柳,只是不学无术不思进取了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纨绔子弟。
朱建黎搓搓手:“不知何时能开课?”
“师父最近在近郊的农庄上和家人团聚,过几日回京了便会授课,到时再通知你们。”
刚被家人收缴了零花钱的郑光心里一喜,缓几天好,他好卖几块石头把学费凑上。
不过这种事不能说,兄弟也不行。
“咱没学到真本事之前就别出去乱花钱了如何?”郑光绞尽脑汁才想出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其他三人相视一笑,他们对他的处境一清二楚,只是不揭他的伤疤而已。
林祁点点头:“不若我们今天就去思源堂出一天壮丁,让老师见见我们的诚意。”
打好关系,以后好让老师多教授些技巧。
朱建黎竖起大拇指,这招不错。
上次赌石赚得最多的程凌岳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这次经费我出,封兄,不够你跟我说。”
银票的面额是一万两,封天建觉得很安慰。
原来傻的不是他一个。
察觉到程凌岳疑惑的眼神,封天建忙说道:“太多了,师父交代过思源堂是教人生存技能的地方,不能让他们养出奢靡懒惰的习性,也省得别人见财起心。”
“反正你牵头就成,剩下的当我的学费。”
程凌岳将银票推过去。
封天建想了下,提议道:“夏天雨多,不如召集人手给孩子们把屋顶修缮一番?”
武道全能
其余人都同意,并为此出谋划策。
“我娘嫁妆里有个庄子能烧制砖瓦,我让书童去一趟,把质量最好的瓦片弄过来。”郑光终于找到用武之地。
“我家有木料店,掌柜认识不少工匠,我让他安排人来。”林祁说道。
“我让人请些帮工。”朱建黎也不甘示弱。
程凌岳有点懵:“不是说好我出经费的吗?怎么都让你们分了?算了,我拿五千斤粮食送去。”
商量好后再吩咐一声自有小厮跑腿,他们径自去了思源堂。
一路上不少姑娘红着脸偷偷看他们。
兽人之华音
五个翩翩公子策马慢行,俊俏潇洒,风格各异,瞧着便让人欢喜。
郑光整理了头发,自恋地说道:“小爷我以后还是少出来,不然得伤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心。”
“就数看你的人最少,你愁什么?”朱建黎日常拆台。
“看你的人再多也不管用,又不是永乐公主。”
郑光回敬道。
一直努力讨好公主却未得到回应的朱建黎加快速度,不然太扎心。
郑光追上去,贱贱地说道:“小弟我祝兄长早日抱得美人归。”
“想多了,他到公主面前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说的多虚伪,等跟着王妃赚了大钱,你盖个富丽堂皇的公主府,看她来不来!”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
几个人说说笑笑,没多久就到了思源堂。
门口,两派人正吵吵嚷嚷,眼看着都要动起手来。
封天建赶紧从马上跳下来,大声制止:“都住手!怎么回事?这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吗?”
重生八零幸福路 墨染清安
封天建警告的眼神从闹事者身上扫过。
不知道这会儿里头正在上课吗?
领头的男人飞快地打量了下来人,他们衣着讲究,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还很年轻,肯定不知世间险恶,这样的人最好煽动了。
他几步窜到封天建等人面前告状。
“不是我要闹事,是这些人太可恶,我实在没别的办法才出此下策,我女儿在里面,可他们死活不让我把我孩子接回家,我都怀疑他们借收容孩子的名义贩卖孩子,几位小爷一定帮帮忙的,帮我讨个公道!”
跟他一起来的亲属也七嘴八舌控诉思源堂的行径。
“那孩子就剩她爹这一个亲人了,他们还不让人家父女团聚,安的是什么心思?”
“咱家水灵灵的姑娘可别被害了,我听说这地儿净做见不得人的买卖!”
中锋至上 饭饭爱吃饭
“亲爹想见孩子一面都不行,还有没有天理王法了?”
封天建被气得头顶冒烟:“你们胡说也有个底线,思源堂开了多年,帮助了那么多孩子,哪有过伤害孩子的行为?”
都市醫道聖手
“你们先别激动,里面肯定有误会。”
“你们大吵大闹解决不了问题,要把来龙去脉说清楚。”
林祁等人也帮忙安抚亲属暴怒的情绪,可惜收效甚微。
汉子强势地说道:“没什么来龙去脉,我担心孩子的安危,必须让他们归还孩子!”
“先还孩子!先还孩子!”
亲属很快达成一致意见。
林祁小声说道:“要不你让她们先把孩子还给人家,不然影响太恶劣了。”
封天建摇摇头,事情蹊跷,不弄清楚绝不能放人。
万一是专门骗孩子的,岂不是搭上了小姑娘的一生?
他走到那人跟前问道:“众所周知,思源堂收容的都是无人抚养的孩子,你又没死,孩子怎么会在这儿?”
“我……我家亲戚以为我遇难了,就自作主张把孩子送来,我大难不死,肯定要把女儿接回去,有什么不妥吗?”大汉嗓门很大,不像说谎的样子。
他还拿出了自家的户籍。
“你们看看,这是我和我闺女的身份证明,他们凭什么不把孩子还给我?”
朱建黎看了一眼,户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