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mw1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山村小神農 郭半仙-第五百三十三章人面桃花讀書-c1zkj

山村小神農
小說推薦山村小神農
何常在和中年男子坐在客厅桌子旁,他对何常在那是越看越喜欢,对一旁的詹紫霖道:
镇宅青花瓷
“女儿,不错,你真是给我找了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婿呀!”
詹紫霖心想,自己老爸这么开心,肯定是何常在当着他的面作画了,说道:
“老爸,你不知道常在一幅画,在网上能卖两个亿呢!”
中年男子看向何常在,一脸欣慰道:
“常在,和你在一起,我家紫霖算是不用那么拼命的搞事业了……不知你在哪里工作呀!”
何常在淡然开口:“在乡下种田,画画只是兴趣爱好而已,我只是偶尔画几幅艳画,不经常动笔的!”
中年男子面露诧异之色道:
“常在,你刚才的字画不是闲云野鹤,看着就给人一种志向高远的感觉吗,怎么会画艳画!”
何常在瞅了一眼詹紫霖,意味深长道:
“美女是个男人谁不喜欢呢,志向这种东西太虚了,世上多是俗人,只有画艳画,才能让人感觉情趣盎然呀!”
中年男子细品何常在所说的话,有所领悟,赞叹道:
“一般身上有才气的人都是自持清高,没想到你活的如此通透,真是难能可贵呀……不知你能否为我画一幅艳画呀!”
何常在眉头微微一皱,挠了挠头,说道:
“詹先生,你看艳画,令夫人不会生气吧!”
中年男子道:“一幅画而已,她生哪门子气……对了,你以后别一口一个詹先生的,你和紫霖的事我同意了,以后叫岳父!”
何常在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后宫上位记
詹紫霖听到老爸这话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窃喜之色。
随即,中年男子拉着何常在走进了书房之中。
这时,面容慈祥妇人端着一盘子饺子从厨房中走出,她对詹紫霖问道:
淳香花木緩緩開
“你爸跟常在呢?”
詹紫霖回答:“爸让常在给他画画呢!”
谁把爱情唱成歌 景汐
面容慈祥妇人道:“画什么画呀,不能吃完饺子再画……我去叫他们!”
詹紫霖一把拉住了面容慈祥妇人,说道:
“常在画画被打扰,那就不太好了!”
面容慈祥妇人停下脚步,对詹紫霖问道:
“紫霖,你和常在发展到哪一步了,你看看你同学,有的人孩子都上一年级了,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事得抓紧呀!”
詹紫霖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妈,你不用操那么大的心,这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独家溺爱呆萌宝贝别想逃 流星雨萌孩纸
面容慈祥妇人道:“紫霖,你也大了,我也管不了你了,反正这事,你上点心就行!”
詹紫霖沉吟道:“诶呀,知道了,知道了!”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
书房之中,何常在往砚台中倒了一点墨水,用墨条研了研,微微思索,提笔蘸墨,开始作画。
中年男子看着宣纸,伴随着何常在行云流水一般的笔触,他看到了一个身处小院之中,灿烂盛开的桃树旁,身材丰腴,胸怀硕大,将衣衫撑起,一双丹凤眼,面若桃花的女子看着门外一个手捧书卷,一副冥思苦想模样书生掩面轻笑的场景跃然纸上。
书生的余光看到了女子,眼神中闪出一丝倾慕之色,不过他看重的是手中的书,对女子不以为然。
何常在的笔没有停,他蘸了一点墨水,继续在宣纸上画第二幅场景。
接下来的场景是书生高中状元,挂着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故地重游。
只可惜他往院子里看时,那灿烂盛开的棵桃树依旧在,笑他的女子却不见了。
何常在画完之后,将毛笔放在砚台之上,对中年男子道:
“岳父,觉得我画的还行吧!”
中年男子笑容灿烂道:“两个场景,却是在诉说着人一生的抉择,得到与失去,妙,简直是妙不可言呀……只可惜没有字,这画显得有些单调了!”
何常在提笔蘸墨,行云流水的在宣纸上写到。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走吧,一起去吃饺子吧,就这了!”
何常在淡然一笑,伸手一拍中年男子的肩膀,转身朝客厅走去。
中年男子则是盯着桌上的字画,喜不自胜,呆立原地,不忍离去。
何常在走到客厅,坐了下来。
面容慈祥妇人端起盘子,对何常在道:
“常在,这饺子凉了,我再去给你热一热!”
何常在说道:
“不必麻烦了,凉的就凉吃吧!”
“常在,你第一次来我家,我怎么能让你吃凉饺子呢!”
面容慈祥妇人说了一句,端着饺子朝厨房走去。
“小哥,你在这里等着呀,我去楼上拿一件东西!”
詹紫霖说了一句,起身朝楼上走去。
不多时,面容慈祥妇人把饺子端到了桌上。
何常在倒是没有客气,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紧接着,詹紫霖抱着一把古琴从楼上走下来,到了何常在身边,伸手递给他道:
“常在,你是世外高人,应该会弹琴吧,快给我妈弹上一曲!”
面容慈祥妇人见女儿把自己心爱的古琴拿出来了,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悦之色,说道:
“常在吃饺子呢,让他弹什么琴呀……古琴一般都是女人弹的,男人有几个会弹呀!”
何常在将筷子放下,正襟危坐,从詹紫霖手中接过琴,弹了起来。
一时之间,宁静,幽远,潺潺切切的琴声传了出来,余音绕梁,杳杳不绝,洗涤人的心灵。
面容慈祥妇人听着琴声,面露震惊之色,一脸难以置信表情。
她从小学琴,可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意境深远,动人的琴声。
詹紫霖看着自己老妈脸上惊诧的表情,不由莞尔一笑,心想何常在真是了不得,短短时间,就把自己父母都给征服了呀。
何常在一曲弹罢,将琴还给了詹紫霖,感叹道: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只有怀着一颗平常心,才能弹好这一曲流水呀!”
面容慈祥妇人怔怔出神之后,看向何常在的目光高山仰止,面露灿烂笑容,打心底为女儿感到高兴,说道:
鳳謀
“常在,没想到你琴技如此高超,简直可以说是超凡脱俗……快吃饺子,要不我再去给热一热,你既然来了,就在我家多住几天,别走了!”
何常在淡然道:“不用热了,我已经吃饱了……至于住个一两天还行,日子长了,那就不太好了,南山下还有一大摊子事要我处理呢!”
“妈,我不饿,带常在去我房间了!”
詹紫霖说了一句,抱着琴,拉着何常在朝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