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5bz熱門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 起點-第四百八十七章 奠基相伴-ihxzc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虽说这些年,科奈罗湖沿岸已经建设发展出奥约州迄今为止体量规模最大的产业集群,但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复合体不仅第一期总投资规模高达十二亿美元,对卡特罗以东的奥约州腹地经济发展促进作用极大,更是奥约州乃至整个卡奈姆国家持续四十年却一直都没能实现的一个工业梦想。
因此,西海钢铁与莱基矿业这次联合举办的奠基仪式,受到卡奈姆举国上下的高度瞩目,布哈里总统等一干政要也都将特意从首都赶到卡特罗,出席奠基典礼,与韩少荣、余晋杰等人见面,洽谈更深层次、更多领域的合作。
就算在奥约州,布雷克、菲利希安、西卡家族等权高势大的酋长家族势力对这个项目冷眼相看,但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复合体建成后,将令奥约州东部的利益集团受益匪浅,因此也能在奥约州政府、州议会内部获得广泛的拥戴声音。
为参加奠基典礼,为防止路途出什么波折,韩少荣、余晋杰是提前一天赶到卡特罗;大使馆、驻德古拉摩总领事馆的中方官员以及华企华商代表也都是提前一天入住进卡特罗的宾馆里。
“韩先生、余总这一趟旅途辛苦了吧,我跟陈总在这边实在忙得脱不开身,要不然怎么都要赶回德古拉摩给你们接机的!”
梁远、陈如豪作为西海钢铁的董事长、总裁,也是这次奠基典礼的中方负责人,需要留在卡特罗各个方面都照应到,实在是没有办法抽出时间赶回德古拉摩给韩少荣、余晋杰接机。
除了筹备奠基典礼外,如此庞大的工程要赶在六月之前铺开建设,各个方面的衔接之前也都仓促,奠基典礼后就要启动建设,暴露出来的一堆问题都需要协调解决。
这一次,中铁建作为勃索-卡特罗铁路的承建商,从正式决定参与竞标算起,到现在项目组进场,满打满算都不足两个月。
包括勃索-卡特罗货运铁路在内,整个工业复合体的建设方案都是在七十年代之前成稿,到此时已经过去四十年。
原方案不仅在各方面的技术领域都已经有长足的发展跟进步,甚至理念都发生根本的变化,勃索跟卡特罗的地形地貌也都发生很大的改变,已不能完全套用原方案进行施工建设。
然而为了尽快获得新的建设许可,梁远跟莱恩.福蒂斯之前都是原封不动的拿出四十年前的那一套方案,推动其在奥约州议会、州政府通过审议——这跟他们手里,包括莱基矿业在内,缺乏必要的专业技术人才做前期的预筹备工作有直接关系。
为了抢时间,后续一系列招投标工作,也都是在原有方案的基础上进行,怎么可能没有纰漏?
天悦之前在几内亚湾沿岸进行产业布局,速度之所以快,主要也是前期的筹备工作,一方面是衔接会马不停蹄的进行下去,另一方面是曹沫亲自跟进,预筹备工作都会做得非常充分。
这些都是远非梁远、莱恩.福蒂斯等没有多少实业基因的人多几分努力就能弥补的。
中铁建的项目组半个月前正式进场,经过实地勘测,发现原有方案有大量的地方需要调整,自然是手忙脚乱。
好在国内向来都有边审批边设计边施工的传统,灵活度高,勃索-卡特罗铁路的方案有一堆毛病,但中铁建也没有摞挑子的意思。
不过,中铁建项目组这几天拽住梁远、陈如豪、莱恩.福蒂斯以及莱基矿业的代表,也是要签一份补充协议,确保最终工程款,要照实际调整发生过的进行结算。
脏活累活可以干,但钱不能少。
繼承 三千年
卡特罗钢铁厂的一期工厂改扩建及运营,始终是新钢联的团队在负责,他们很早对二期工程的规划设计方案,就进行琢磨研究,在非洲工作生活实在太苦闷,有的是时间琢磨工作上的事。
而卡特罗钢铁厂二期工程的总承建商也跟新钢联合作多年,双方关系密切、沟通顺畅,双方在招投标之前就已经将技术性问题都探讨清楚,双方基本是以全新的方案达成合作协议,自然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能出。
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勃索铁矿的改扩建及第二选矿厂等项目建设上。
照西海钢铁跟莱基矿业交叉参股、共同建设勃卡铁路的合作协议,除了莱基矿业参股持有卡特罗钢铁30%的股权外,西海钢铁也将注资三亿美元,持有勃索铁矿30%的股权。
勃索铁矿的总承建商,是埃文思基金会主导选定的一家欧美工程商。
说严谨也好,龟毛也好,这家工程商仓促进场后,发现实际情况跟之前提供的材料差异有点大,就要求将前期的工作全部推翻掉重新做一遍。
而这个“重新”,不仅仅是对工程原有的规划设计方案进行必要的调整,还提出要进行新的环境生态及安全评价。
这么一来,奥约州议会、州政府相关部门就要进行新的审核,这一套程序走下来,再快也得半年时间。
梁远、陈如豪这几天真正焦头烂额的一项工作,就是配合莱恩.福蒂斯及莱基矿业的代表,做这家工程承包商的安抚工作。
方案可以调整,但程序不能重走。
而不管怎么说,奠基典礼的日期已经确定好,还极为难得的将卡奈姆的最高领导人布哈里总统邀请出席,破土动工也不能停。
当然,梁远、陈如豪曾想过直接找中矿集团或者国内哪家矿场建设企业,替代掉那家欧美工程商,但莱基矿业那边又坚决不同意。
尼玛的,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谁不想着给自家的关系户吃?好像说得他们就不能拿回扣人的。
梁远、陈如豪见到韩少荣、余晋杰后,第一时间就是将这些相关情况交待清楚。
“好不容易说服那几个脾气倔强的接受我们的解决方案,勃索铁矿先破土动工,不搞其他幺蛾子,后续动工可以稍稍放慢一些,等方案调整过来。不过,铁矿的改扩建,对勃卡公路早日建成依赖性比较大,前期就算开工,速度也不会太快,还是要等到后期勃卡公路建成后,所有的大型工程设备都能投入现场使用,建设速度才会拉快起来。因为,整体上说来,勃索铁矿现在出了一些问题,也不会拖后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梁远不希望韩少荣、余晋杰对埃文思基金会有什么疑虑,这时候也打包票的说道。
天才儿子笨妈眯
约失江南
韩少荣、余晋杰早就习惯国内灵活变通的项目建设节奏,也不觉得问题有多严重。
他们也很清楚为了推动前期的进度,拿四十年前的方案去招标,不可能指望承建商一言不吭就承担下方案调整所导致的所有额外投入。
韩少荣、余晋杰到酒店都已经是中午了,到房间也就是稍稍歇口气,行李什么的自有随行工作人员收拾。
他们初步了解过一些最新情况后,就直接在梁远、陈如豪的陪同下,赶去餐厅,与今天已经住进酒店的中方官员一起用餐。
嬌 襲
我在古代开药店 鲜卑贵族
中方官员包括中铁建一名正司局级副总经理、三名驻西非国家大使以及德古拉摩总领事、中土建设、中矿驻非代表等,都已经住进酒店。
中午用过餐后,下午在一楼的会议室,还将举办一个几内亚湾产业经济发展论坛。
论坛邀请了卡奈姆工业经济部提前抵达卡特罗的官员,以及奥约州政府的一部分官员,中卡也有一些企业代表参加,算是为明天的奠基典礼热场。
中午用餐比较愉快,韩少荣他们午间也没有休息,陪同卡奈姆工业经济部及奥约州政府的官员,在贵宾休息厅聊了一会儿天,不知不觉就到了论坛活动时间,众人又直接乘电梯下楼赶往论坛活动现场。
却是他们出电梯后,韩少荣等人看到曹沫、张朝阳两人正径直从大门外往酒店大堂里走进去。
“……”韩少荣迟疑的停住脚,疑惑的朝梁远、陈如豪看过去,不明白曹沫此时竟然出现在这里。
曹沫目光扫过韩少荣、余晋杰,没有在他们的脸上多停留一瞬,而是直接朝跟韩余二人一同走出电梯的中铁建副总经理季铭东、驻贝大使彭闻声走过去,说道:
“本来约好晚上在卡特罗跟季总、彭大使见一面,但临时接到电话,晚上之前要提前赶回科托努去——我还以为要错过跟季总的这次见面,结果工作人员告诉我,我们也有接到下午的论坛邀请,我便腆着脸过来做一次不速之客!”
梁远也是一脸无辜的回应韩少荣质疑的眼神。
他为了不给人挑刺或背后数落的机会,在邀请驻卡华商华企代表参加论坛活动及奠基典礼时,也没有将天悦漏下,但他压根就没有指望那边真会派谁参加。
水火中原 华人
天悦那里到今天也没有寄来回执,或者通过其他方式给予回应。
谁他妈知道曹沫直接跑过来了?
曹沫走到季铭东、彭问声等人面前,手里还挥舞着他们发出去的邀请函,他能“礼貌”的要求曹沫离开?
彭闻声等驻非官员,当然早就搞清楚天悦跟华茂之间的恩怨,包括之前天悦跟泰华的恩怨,他们也都清楚来龙去脉。
他们一直希望驻非华商、华企要顾全大局,但又不便直接介入这些恩怨之中。
这时候看到曹沫出现,彭闻声等驻非官员也只能笑呵呵的打圆场,开玩笑的说要他下午时也积极发言,为华商华企在几内亚湾的发展献言献策。
曹沫今天是的确跟驻贝宁大使彭闻声约好,跟中铁建副总经理季铭东见上一面,有要事相商,他希望中铁建能直接参与到科托努-芒巴铁路的推动工作中来。
在科托努一系列重大产业工程启动建设后,贝宁当局当然有足够的动力去推进科托努-芒巴铁路的建设工作,但问题是这条铁路衔接阿克瓦、贝宁两国的工矿及港口重镇,不是贝宁剃头挑子一头热就能推进下去的。
虽说赛维义家族联合埃文思基金会觊觎乌桑河铜金矿一事,没有公开化,表面上伊波古矿业及天悦系,跟阿克瓦当局没有爆发什么矛盾,乌桑河铜金矿第一矿场建成后也已经稳定运营一年半时间了,但阿克瓦当局的高层官员,还是有不少人能看穿这其中的微妙。
进入民选时代之后,阿克瓦国内有很多反对赛维义的政治势力走到台前,乌弗.博尼亚政变未遂案发生,赛维义的声望被进一步削弱,但赛维义不仅是阿克瓦的现任民选总统,十数年统治阿克瓦的积威仍在。
因此赛维义家族不吭声,仅贝宁与阿克瓦国内的坎特族温和派势力以及德雷克、芒巴、克鲁诺等地方势力推动这条铁路的建设,力量犹嫌不足。
倘若这条铁路单纯是找中铁建承建,找中铁建的非洲分公司谈合作细节就可以了,但曹沫希望中铁建也能参与进来,共同推动整个项目上马,甚至希望中铁建出面游说,将这条铁路列入中阿经济外交的重点工作之列,那显然需要跟足够高层的人物接触才行。
当然,曹沫也并非真就有事要赶在入夜之前离开卡特罗,不得不赶到论坛现场来跟季铭东仓促见上一面。
下午论坛活动,除了余晋杰、韩少荣、梁远、陈如豪以及季铭东及彭闻声等中方驻非官员外,莱恩.福蒂斯也将陪同埃文思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斐杰姆等高层出席,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曹沫当然要凑过来,近距离的观察一下这些人的内心戏有多丰富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