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uxv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txt-725. 出人意料的現場,誰被賽前低估?-48e1g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五名选手,五遍肖一。
这就是今天的节目单。
没有女选手,今天只有来自四国的男选手。
不论最终的结果,这一场比赛必定是一场男人之间硬碰硬的对决。

四分钟的乐团前奏结一瞬。
大仙救命啊
秦時農家女
“噹!!—”
埃德蒙多按下第一个音,音量可谓不强,里面夹杂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他是私自改了曲目,原本他和自己的老师早就定好了进入决赛要演奏肖二。
可第三轮演奏结束之后,他意识到了一个自身的状体问题,他在第三轮中为了证明自己太过用力的透支了舞台情绪。
好春光不如夢壹場
他想如果在决赛继续选择肖二,极大可能会让自己陷入场面上的被动。
在音乐情绪的对比中,肖二不是肖一的对手,他深知这一点。
直到抽签结果出来那一刻,他就决定了要改决赛曲目。
一定要改。
因为按照‘Z’字排序他处于中段出场的选手,而排在他后面的四人在他看来都是危险人物。
尤其是倒数第一第二出场的亚当斯和秦键,这二人从初赛开始,对于所有其他选手来说都是boss一样的存在。
这一点在埃德蒙多心里也不例外,所以他将曲目调为肖一,就是为了对抗这样的出场顺序,以及弥补自己透支的情绪状态。
同时,他心里也有一个坚定的声音,自己也是在真的在演奏肖邦。
他是一个波兰人,从小听着肖邦长大的波兰人,

从已经走完一半的第一乐章来听,摘下眼镜的埃德蒙多展现出了不同于前三轮的演奏。
首当其冲要说到音乐特质。
第一轮里,如果问进入决赛的五名波兰选手里谁的演奏是最没有特点的那一个。
但凡对肖邦音乐有一点见解的人都会给出同样的答案“埃德蒙多”。
可从第二轮开始,这名被人误以为最没有特点的波兰青年开始在舞台上展现出不俗的演奏特质。
第三轮上对方直接以冠军之态连续将精彩的奏鸣曲和玛祖卡一同奉上。
那时,他在媒体大众心目中就已经成了真正的冠军候选人之一了。
他征服众人的就是他演奏中的那种独特的个人特质。
他像是会操控肖邦的音乐。
今天的第一乐章里,他演奏的像是一个青春少年在吟唱诗歌,除了起音的一个强音之外,他在开始的音乐和音量都偏弱。。
虽然声音小,可音乐刻画出的形象细节都清晰的展现了出来。
接着,随着呈示部的主题出现,他的演奏开始有了明确的方向感,前期铺设的细节逐渐开始拉起整个乐章的张力。
到了发展部,钢琴所做出的和声效果直接笼罩在了乐团之上。
朦胧美,气质美,波兰音乐之美尽显无疑。
前10分钟的布局在这一刻全部显现。
埃德蒙多没有用太多的气力就死死的抓住了台下的观众,尤其是评委席上几名在开始前已经不太看好他的评委。
他们被埃德蒙多在演奏中体现出的脑力运动所折服。
昨天的六名选手里,能将音乐主见全然融入到演奏当中的只有瑞琪儿一人。
長空劍訣 步非煙
只用一个乐章,埃德蒙多就给现场就带来了弥足的惊喜。
绝品废材大小姐 夏乔木
布兰哈诺的心沉下一半,一旁的安杰依微笑依旧。

音乐到了第二乐章,埃德蒙多的额头上已见汗珠。
他擦过额头踩着乐团进入了演奏
肖一的第二乐章是古典与浪漫主义兼具的佳作。
埃德蒙多充分的利用了这一点,他将每一个装饰性旋律都演奏的很恰当。
没有过分的修饰点缀,一切清晰自然,像一个中年人在淡淡诉说着心里话。
整个乐章最后这种淡淡的情绪中结束。
他将第二乐章作为一个情绪的过度乐章来演奏,合情合理。

第三乐章一开始,埃德蒙多潜伏了一整个乐章的郁积的情绪一下蹦出来了。
快板回旋曲中,他的每一次触键都像是射出了一股清新华丽的泉水。
舞台灯光下,他热情洋溢的起起伏伏的身型仿佛让台下看到了在第三轮上的那个身影。
但是令一些人失望的是他们没有在感受到那种充满激情、大力磅礴的演奏气势。
埃德蒙多在第三乐章后续的演奏中越来越慢,因为乐团的音量再逐渐加大,对比之下他的音量似乎越来越小。
可评委席上,一个个评委的眼神却越发的亮了起来。

后台休息间,秦键看着屏幕上的埃德蒙多,心中的不解渐渐的化作成了一种不安。
是不安。
他以为对方会在最后一个乐章来一个大的情绪爆发,即便不能超过第三轮,但也绝对该有一次情绪上的升华。
可对方非但没有,而且弹法也回归于最传统的波兰学派奏法。
再回顾一下对方整体的三个乐章,秦键心跳漏了一拍似的。
神界魔咒
他终于意识到不安源于哪里了。
纵观全曲,严格来说对方这首作品弹的并不像是众人心目中对于钢琴协奏曲的想象,音量不够大,与乐团的配合也没有气势。
时而演奏的像是歌剧演员的华丽唱腔,有时又像是在卧室里低吟舒伯特的艺术歌曲。
可就是这样的演奏,在对方落下最后一个音之后,秦键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
“不主动迎合乐团,演奏惊细但音量不够大,演奏随意又不失主见。”
他心里喃喃着,“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肖邦本人的演奏吗?”
“哗————————————”
台下的掌声从音响和墙外同时传来
钢琴前的埃德蒙多,此时此刻给了秦键一种极为怪异的画面感。
他眉头一皱,随着叹了口气。
“怎么了?”一旁段冉关切道,“干嘛叹气?”
“嗯——”
长嗯一声,他随手搂过了段冉,舒展了眉头问道,“段段同学,他发挥的怎么样?”
“一般吧,”段冉觉得确实一般,“前两个乐章还好,第三乐章太散。”
秦键吧嗒着嘴,片刻后,轻吐道:“我还是低估了他。”
这次,换段段同学皱起了眉。
屏幕上,主持人再次登场。
“继续听吧。”
秦键顿了顿:“看方宗尧怎么处理了,埃德蒙多给他出了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