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v7w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 ptt-第兩千二百七十三章 吞噬生命,至強聖皇閲讀-vchd8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帝陀罗刹利有些茫然。
因为按照帝陀罗刹利的想法,不应该如此才是啊!
夏渊,是妖孽,是一尊无敌的妖孽,这一点帝陀罗刹利从来没有否认。
毕竟帝陀罗刹利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否认夏渊的存在,那么其实就是相当于否认自己的存在!
这是一尊,能够让自己走入到困境之中的存在,是和自己压制境界之后的他一战的可怕存在!
或者,帝陀罗刹利也知道如今自己只是被献祭而来的存在,只是一丝本源烙印的存在,真的不算什么。
这样的实力和他巅峰时刻相比是差了很多狠多,更加不可能和他的本体降临时刻相比的。
但是,如今这样的存在状态,已经不弱于自己曾经处于夏渊这样年龄,这样境界时候的实力,甚至更加的强大了!
可夏渊,依然还是可以和自己战斗到如此的程度,那么只能说明夏渊不弱于自己年轻的时代!
是的,这就是帝陀罗刹利的想法,是不弱于自己的年轻时代,而不是说夏渊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存在…
如此一尊无敌的妖孽,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时代之中证道天地的无敌妖孽,不是应该无比的谨慎才对吗?
不是应该,无比的惜命才是吗?
他怎么会,怎么敢,怎么可能会这样疯狂的!
所以,帝陀罗刹利真的不愿意去相信!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一切就是如此!
夏渊,真的这样去做了。
夏渊,真的做到了!
他,就是算计好了一切,甚至将自己的生命都赌注上了。
如果,要是他无法承受自己那强大的一击,那么后面的反击根本不会出现!
那时候的夏渊,已经被帝陀罗刹利直接一击之下,彻底的虚无了吧!
是的,就是如此!
可是,可是…
可是最终夏渊还是成功了,夏渊还是依靠自己的强大可怕,强行的扭转了一切!
扭转了…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是直接扭转了一切的结果!
那强大的威能,瞬间崩碎了一切。
幻旅畢業季
曾经帝陀罗刹利是无上威严的,携带了那无双皇冠,周身无数大道环绕,威严超出了众生的想象极限,仿佛就是九天之上,至高的神灵一般。
那时候的帝陀罗刹利何等的盖世威严,从这天地之中走出,就是无上的霸主!
可是现在…
已经不是狼狈的问题了。
倒飞而出。
胸膛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周身上下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可怕的威严。
如今的帝陀罗刹利,已经失去了之前的那种强势霸道,甚至在这短暂的时间之中,已经失去了一切的战斗之力。
这,就是如今的帝陀罗刹利,就是如今帝陀罗刹利。
戰盡三界
凄惨无比。
只是此刻的夏渊比起帝陀罗刹利来,更加的凄惨!
甚至如果不是看到夏渊的双眼依然还是睁开的,依然还是可以从夏渊你的双眼之中看到生命的灵动气息,那么或者会认为,如今的夏渊已经陨落了吧!
没错,这就是诸多存在心中唯一的想法!
網遊之元素召喚
太过凄惨了,简直凄惨到了极致!
可是这样的夏渊给诸多的存在感觉,却不是虚弱!
仿佛,此刻的夏渊还是完整的夏渊,还是那最为巅峰的夏渊!
一瞬间之后,这些存在终于算是完全明白过来了!
是,气息!
没错,就是气息!
就是夏渊那种可怕无敌的气息!
是那种盖世的意志存在,融合了意志的无上气息!
如今的夏渊,虽然是平静无比的,可是那种一往无前,那种无视诸天的可怕意志,才是最为可怕的存在。
如果说帝陀罗刹利是九天神王的话,那么此刻的夏渊就是无上的魔神,是可以依靠一人之力,将天地岁月都毁灭的盖世魔神。
这样的夏渊,让人感到震颤,甚至是感到恐惧。
虚空之中,夏渊和帝陀罗刹利的存在都是短暂的失去战斗力。
当然也只是短暂的,并非是完全彻底失去的。
如果这要是其他的存在面对这样的战斗,面对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前那灭绝一切杀伐的话,那么就算是可以活下来,但现在估计也没有任何的战力存在了。
但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这两尊存在,也只是短暂的失去了战斗之力,不过几个瞬间之后他们就可以恢复到自己的极致之中!
果然,只是短短的时刻之后,夏渊动了!
那些毁运者无比骇然!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夏渊和帝陀罗刹利同时重创,但是夏渊竟然抢先帝陀罗刹利一步首先恢复过来!
这是,帝陀罗刹利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不过,也无所谓了。
因为等到夏渊完全恢复过来的时刻,帝陀罗刹利同样已经恢复到了自己的巅峰最终。
一瞬间,帝陀罗刹利面对降临的夏渊,身形逐渐虚幻。
而后从这些虚影之中出现了无数可怕的魔神异象,诸天震荡!
刹那之中,无数的恐怖气息降临,将周围的时空完全锁定!
而夏渊,已经进入到了这可怕的魔神领域之中。
下一瞬间,诸天魔神动荡,一尊尊都是展现了各种传说中的盖世杀伐之术。
虽然并非本体施展,只是一些烙印的存在,可这些诸天幻灭之术动荡的时刻,也是带来了不可想象的震撼!
轰然间,完全炸裂了!
夏渊的身体之上瞬间多出了无数的伤痕。
无视!
夏渊选择了无视!
此刻的夏渊已经看透了,已经明白了!
夏渊如今,已经算是完全明白了帝陀罗刹利的真正弱点所在。
虽然帝陀罗刹利也是双道修炼者,但是帝陀罗刹利的肉身,却是没有办法和自己相比的!
既然对方限制了自己的元神之力,那么此刻夏渊就要选择在对方最为薄弱的环节之中,将帝陀罗刹利彻底的镇压!
无视诸多可怕的杀伐,夏渊终于还是来到了帝陀罗刹利的身边。
此刻夏渊周身无数气血沸腾,惨烈的痕迹交织纵横,但是他的气息却依然还是处于那种极端可怕的境界之中。
帝陀罗刹利面色已经有些无比的难看了。
虽然帝陀罗刹利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夏渊的可怕,虽然帝陀罗刹利已经知道了夏渊的疯狂,可是这一次他还是没有想到,夏渊这样一尊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无比惜命的盖世妖孽,竟然会疯狂到这样的程度!
只是可惜,现在帝陀罗刹利在想做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你想近战,那么就近战吧!
帝陀罗刹利的肉身,同样也是无双的肉身!
帝陀罗刹利,是双道的修炼者,本身已经走到了那开天圣皇的领域之中,肉身经过了无数次的蜕变!
所以,帝陀罗刹利不弱于任何的存在!
可是,当帝陀罗刹利和夏渊真正对抗在一起的时刻,当帝陀罗刹利的力量绽放在夏渊身上,而当夏渊的力量也绽放在帝陀罗刹利身体之上的时候,帝陀罗刹利才明白,原来他的肉身,真的不如夏渊啊!
然而此刻帝陀罗刹利却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因为夏渊,已经不在给帝陀罗刹利丝毫的机会了。
刹那之中,周身溢出了无数的轮回之力。
那轮回的意志,时空的意志都在此刻完全彻底的爆发。
须臾之中,那种强大和可怕,那种盖世和疯狂,瞬间将帝陀罗刹利周围刚刚布置下来的一些后手全部粉碎了!
“杀!!”
这一次,夏渊的眼中终于不再只是那种绝对的冷静了。
虽然说,那种状态之下的夏渊,是无尽可怕的,因为掌控了那种暴怒之下的力量,却可以以一种绝对冷静的姿态去施展,这绝对是无法想象的恐怖!
这就是当初九玄墟镇压之下的那尊无上可怕的准皇所苦苦追求的境界!
但是,夏渊不需要!
因为夏渊,需要那种疯狂,他需要那种疯狂,将自己的那复苏的战魂战意全部复苏,将自己的极致战血,完全沸腾!
是的,就算是处于这种绝对的冷静之下,夏渊此刻也已经开始有些微微的疯狂了!
一个杀字,代表了夏渊一往无前的决心!
而此刻的帝陀罗刹利,面对夏渊的这种可怕的镇压。
他知道自己不能后退!
就算是自己如今的肉身状态,是远远无法和夏渊相比,那么也是不能后退分毫的!
因为,一旦他选择了后退,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形成碾压!
那时候对于他,再也没有任何的可能对抗夏渊了!
所以,抗住!
一定,要抗住!
夏渊和帝陀罗刹利如今的战斗,比起之前那种奢华壮丽的战斗来,无疑是明显观赏性差了很多很多。
但此刻他们之间的战斗,才是最为可怕的战斗,才是最为极致的战斗啊!
这样的战斗,稍微一丝一毫的大意,都可能引来重创。
而夏渊和帝陀罗刹利,都是那种善于把握机会的存在,一旦被他们找到丝毫的机会,那么接下来的结果就是——
无尽镇压,极致镇压!
所以,就算是已经走到了极限,就算是夏渊和帝陀罗刹利感觉自己已经几乎要崩溃了,可此刻两人依然还是没有后退分毫。
他们,依然还是在强势的对抗!
一拳一脚,都是携带了莫大的威能,恍惚之间,都是致命的杀伐。
夏渊的手臂已经折断,可此刻被夏渊的双脚依然还是可以战斗!
而帝陀罗刹利的一只腿,已经被夏渊可怕的力量直接虚无,此刻凄惨的程度不弱于夏渊分毫。
但同样的,帝陀罗刹利也是没有任何的退缩,只是战斗,不断疯狂的战斗!
如今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似乎都已经忘记了一切,完全就是凭借本能子啊战斗。
不过,他们拥有的本能也是无法想象的可怕本能啊。
因为不管夏渊还是帝陀罗刹利的存在,都是属于那种疯狂到极致,可怕到找机会的恐怖。
他们每一次杀伐之中,都是携带了那种无上之力。
看似简单,但如果要是没有无上之力的存在介入到他们的战斗之中,那么瞬间就是虚无的命运。
看似简单,实则处处都是凶险。
只是短短的时间中,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已经对抗了无数的回合。
终于,还是崩溃了!
而崩溃的,是帝陀罗刹利!
并非是帝陀罗刹利的意志不如夏渊,毕竟帝陀罗刹利本体是那开天圣皇,是十八天之一的伟大存在啊!
只是,此刻夏渊显然更加的可怕。
起码在帝陀罗刹利和夏渊之间的对抗之中,帝陀罗刹利还是失败了!
夏渊的一拳,终于还是直接将帝陀罗刹利镇压在了地面之上,那种可怕恐怖的震荡简直是无法描述的。
此刻帝陀罗刹利已经无力在战,没有丝毫战斗下去的可能了。
夏渊悬浮在半空之中,他自然知道此刻给予帝陀罗刹利致命的一击是最好的。
可惜现在夏渊,也已经没有多少的战斗之力了。
现在夏渊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赶紧将自己的力量恢复过来。
那些禁忌之主都有着无数的底蕴底牌了,而以这帝陀罗刹利的强大程度,怎么可能没有底蕴呢!
就算是如今这仅仅本体一丝意志化身的存在,夏渊也是始终坚信,这帝陀罗刹利肯定还是有着可怕无比的后手!
而一旦对方真的将那些恐怖的后手都完全绽放的话,那么只是现在的自己将会无比的危险!
所以,夏渊选择恢复。
当然更多的,还是此刻夏渊没有能力给予帝陀罗刹利那最终致命的一击…

失去了帝陀罗刹利的禁锢,周围的时空之中无数的力量不断汇聚,之前被帝陀罗刹利强势清空的一切,瞬间又一次恢复过来了。
这意味着,如今夏渊又一次可以使用那元神之力了!
而这一刻夏渊,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无数的力量汇聚,从这天地之中可怕的绽放!
那是,禁忌的力量。
或者在曾经而言,禁忌之力都是无上可怕乃至伟大的,但如果在夏渊和帝陀罗刹利这样掌控了无上之上的存在面前,却是不算什么的。
当然,这所谓的不算什么,也只是因为那时候还处于巅峰之中!
如果,要是虚弱的话,那么别说禁忌之力了,就算是最为轻微的一些力量,都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
而现在,就是如此。
之前和夏渊的对抗之中,帝陀罗刹利已经被夏渊重创了,可以说几乎已经是半残的身躯了。
这个时候,那些禁忌之力的威能,将会得到最大限度的绽放!
一道又一道可怕无比的禁忌法术,就这样从虚空之中降临。
如果是之前的时候,那么帝陀罗刹利无所谓这些杀伐,他有着无数的手段和办法,可以将这些禁忌法术湮灭。
但现在…
看着那无数法术轰然降临,可怕的震荡不断传遍整个天地。
此刻帝陀罗刹利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疯狂的色彩。
他,终究还是决定了…
刹那之后,整个天地之中出现了无尽的震荡。
这是难以想象的,可怕的冲击不断在这天地之中蔓延。
脚下的世界,早就已经彻底的虚无了。
而此刻这无数的禁忌法术覆盖之下,甚至连其中的时间空间痕迹,就连那些命运和因果的纠缠,甚至将一切和所有的存在痕迹,都已经完全虚无彻底的消失了。
可怕,无尽可怕!
超出了想象极致的可怕!
久远时空之外的夏紫和古苍始祖眼中都是兴奋无比的色彩。
因为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夏渊赢了!
是的,夏渊应该是赢了!
之前的时候,那帝陀罗刹利限制了夏渊的元神一道。
三道之力,而元神和能量一道,都是最为重要的一道,强横到无法想象。
失去了一道的夏渊,等于让自己的无上神通双魂再无用途,而且失去了元神一道,本身的实力也是大打折扣。
这样的夏渊,已经不复之前的可怕威能了。
可就算是如此,夏渊依然还是将帝陀罗刹利镇压了。
而现在已经恢复了三道之力的夏渊,面对如今已经受到了重创的帝陀罗刹利,如何不是对手呢!
这一刻,就算是那些毁运者似乎也意识到,他们完蛋了!
帝陀罗刹利,完蛋了…

无数的法术不断的覆盖,将那一片区域之中方圆百万里之中的一切都完全覆盖了。
也许,百万里不算太广的范围,可是此刻那种震撼的覆盖,还是让人感到了一种惊悚和震撼!
夸张吗?
是的,无比的夸张,甚至是让心灵深处都无比震撼的夸张和恐怖。
这样的力量之下,倾覆了一切。
虽然那只是禁忌之力,甚至蕴含的禁忌之力数量无比稀少,可是当无数的法术覆盖之后,最终汇聚的禁忌之力就是无比的可怕了。
时空早就已经碎裂到了不堪的程度,一切都在虚无,完全消失。
那种完全震撼的毁灭之下,诸多毁运者甚至是古苍始祖也知道,他们也许只是几个瞬间就会彻底的化作虚无。
甚至,古苍始祖十分清楚,哪怕就是自己处于自己的极致巅峰之中,面对这样可怕的镇压,估计也无法承受住!
这巅峰,指的就是掌控了规则之后的巅峰啊!
即便是掌控了那巅峰之力,可古苍始祖依然十分的情况,自己估计不是夏渊的对手。
甚至,远远不是夏渊的对手!
他隐约间已经意识到,夏渊的力量好像已经不在这规则的控制范围之中了…
如果是其他的存在做到这样的程度,那么古苍始祖只是会感到无尽担忧。
因为,对方现在可以返回出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的威能,是因为他本身的境界只是圣贤霸主而已!
可如果要是继续成长起来呢?!
一旦对方成为出道,成为神话,甚至成为了无上之上以后呢!
要知道,就算是他古苍始祖作为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之主,也不过就是圣贤霸主极致圆满的战力境界的啊。
而如果对方要是那样的境界…
根本无法想象。
不过,这尊存在是夏渊,那么古苍始祖就没有任何的担心,甚至反而十分的开心了。
甚至此刻古苍始祖巴不得夏渊已经是一尊无上之上呢!
如果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么也许战斗现在已经结束了…
可怕的动荡依然在继续,那种震撼震荡不断的虚无了整个天地之中,如果单纯看到这些画面的话,那么心中只会无比的震撼,甚至已经认定那尊可怕的无上存在,那十八天之一的帝陀罗刹利意志分身已经被彻底的粉碎虚无了!
可是,处于虚空之中的夏渊却不是这样想的。
此刻夏渊眼中都是无比严肃的色彩。
甚至带着一种凝重无比的色彩。
其他的存在无法感受到,但夏渊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出来!
在那无尽法术覆盖的深渊之中,到处都是禁忌之力,毁灭在横行。
可除了这些之外,夏渊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其他的力量。
那是一种强大可怕的力量!
夏渊知道,那就是帝陀罗刹利的无上之力。
那种超越了无上之力,仅次于自己无上之力的无上之力!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也无所谓。
可现在,夏渊分明已经感受到了那种无上之力的不断复苏!
没错,就是复苏…
已经,越来越强大了,冥冥之中,似乎在不断的孕育。
在这可怕的镇压之中,帝陀罗刹利似乎没有被抹杀,却反而已经愈发的强大起来!
夏渊知道帝陀罗刹利肯定是有着后手的,所以夏渊从来,没有真正放心过。
可此刻,这种规则力量的孕育…
好可怕!
太可怕!
甚至…
短短的时间之后,夏渊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
那是,强横到无法想象的规则,已经完全的出现了!
超越了巅峰!
没错,这样的气息甚至已经开始超越之前帝陀罗刹利和夏渊战斗时刻的巅峰状态了!
“这,怎么可能呢…”
夏渊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无尽阴沉的色彩。
在夏渊看来,帝陀罗刹利就算是施展出那些极致的底蕴来,也只是让自己恢复过来,但现在却明显已经超越了自己昔日的巅峰了。
亡靈法師在末世 俯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有些太可怕了。
终于,随着一阵惊世波动传来的,那一方时空彻底的寂灭了!
远方古苍始祖等人不明所以,以为这是夏渊的极致法术覆盖,终于将那其中的帝陀罗刹利彻底虚无了。
可夏渊却知道,那不是自己法术的威能…
他,终究还是复苏了…

恶灵
一尊存在,缓缓从那无尽的毁灭深渊之中,就这样直接走出了。
诸天幻灭,星辰奔涌,整个天地之间仿佛是一种末日的迹象一般,而他就在这无尽毁灭之中走出了!
那是…
看到那尊存在,剩余的那些毁运者兴奋了,古苍始祖和夏紫的面色已经无比的震撼了!
那是,帝陀罗刹利!
他,竟然又一次走出了!
甚至,这一次走出的帝陀罗刹利,比起之前的时刻来更加的可怕更加的强大!
那种恐怖动荡的气息,让人无法描述,似乎是可以寂灭诸天一般。
之前夏渊和帝陀罗刹利对抗的时候,给帝陀罗刹利造成了无法想象的伤害,几乎将帝陀罗刹利完全的崩灭虚无。
而后,随着夏渊本身力量的复苏,那元神一道之下无数法术的覆盖,让一切都完全的崩灭了。
在这些存在看来,就算是帝陀罗刹利没有寂灭,但绝对不会好到什么地方,肯定已经失去全部战力了。
但是现在,可是现在!
现在的帝陀罗刹利,只是看样子哪里有一点受到重创的迹象呢?!
那种强横的气息,就算是相隔无数久远之外的他们都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啊!
没有衰弱,反而是,更加的强大了!
甚至,还在继续的蜕变,还在继续的强大!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古苍始祖眼中是茫然的色彩。
如今夏渊几乎已经走到了极致之中,然而帝陀罗刹利呢?
竟然,重生了!
甚至,是更可怕强大的重生了!
这,如何战斗,怎么战斗啊!

“不,不会的!!”
“不可能!!”
“混蛋,混蛋!!”
就在这最为动荡的时刻,天地之中却响起了无数凄厉的喊声。
这一刻,古苍始祖甚至就连夏渊都看了过去。
那只诸多毁运者所在之地!
之前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的战斗,已经疯狂可怕到了无法想象之中,他们之间随便出现的一点力量,只是那些力量的一点余波,都是可以将这些存在完全的陨灭,所以为了安全这些毁运者和古苍始祖他们,都已经远离了此处。
他们深深的知道,夏渊和帝陀罗刹利之间对抗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的想象,达到了另外的一个层面之中,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有资格参与的。
然而,然而此刻…
此刻这些毁运者,却在发生一种可怕的变化!
一种死寂的气息,从这些毁运者的身体之上出现,他们的身体在迅速的干瘪,面容迅速的的苍老!
气息,不断衰弱,不停的衰弱,只是短短的时间,似乎生命就要完结一般!
之前的他们,已经走到了自己的生命暮年之中,耗尽无数的力量,只是为了将帝陀罗刹利召唤出来。
最终,帝陀罗刹利还是顺利的出现了,可这些毁运者却付出了无法想象的代价。
损失了太多太多的力量,失去了太多太多的生命!
不过最终,他们还是成功了。
可现在…
又是那种同样生命献祭的气息,还是那种灵魂极致燃烧的气息!
此刻这些毁运者,似乎又一次开始了献祭,为了让帝陀罗刹利更加的强大,似乎是在不断的献祭,只是为了召唤更多的力量降临出现!
可是…
古苍始祖眼中带着一种无尽阴沉的色彩。
他,感受到了!
这,不是献祭!
是的,这根本不是献祭,而是——
抽离!
这根本不是那些存在自己主动的献祭,而是帝陀罗刹利自己,正在从这些毁运者身上抽取生命之力啊!
这,这,这…
这简直颠覆了帝陀罗刹利的认知!
因为帝陀罗刹利从未想过,那些被献祭召唤而来的存在,竟然,竟可以直接抽取那些献祭者的生命!
可现在,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自己的面前…
远方,那些毁运者的气息迅速的消失,只是短短的时间之中,竟然不断的跌落,已经几乎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了。
他们之前,为了将帝陀罗刹利召唤出来,已经算是走到了自己生命的暮年了,如果不能离开这里之后,迅速找到一些极致的天材地宝,那么想要恢复过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找到了那些东西,最多也只是让他们恢复一定的生命之力而已。
想要让自己在恢复之前的状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种献祭生命召唤,本身就可以说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手段。
一旦使用,那么基本上就是彻底消失的结果。
这些毁运者不死,那么付出的代价也是无法想象。
这,就是他们最终的结果和归宿。
可现在…
如今他们已经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很简单,因为他们已经被帝陀罗刹利完全坑了。
谁也没有想到,身为被召唤出来的帝陀罗刹利,竟然会主动抽取他们的生命之力,甚至竟然可以做到主动抽取他们的生命之力!
而等到这些毁运者反应过来之后,已经晚了。
当然就算是不晚,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面对帝陀罗刹利那种抽取的程度,他们是无法阻拦的…
顷刻间,几尊毁运者身形彻底的虚幻,而后完全彻底的虚无消失了…
这,只是开始。
几尊毁运者的生命已经完全终结,而接下来就是那四尊极致毁运者。
此刻四尊极致毁运者面容之上,都是绝望的色彩。
他们怎么都无法想到,最终他们没有陨落在夏渊手中,而是陨落在了自己手上。
是的,这就是等于陨落在自己的手中啊!
当然,如果要是他们自己燃烧了自己,倾尽全力绽放出最强大的一击和夏渊战斗到底的话,那么这样也算是陨落在自己的手中,而这种方式和结果,这四尊极致毁运者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现在…
不甘,甚至是——
愤恨!
只是可惜,如今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了。
古苍始祖看着那四尊极致的毁运者身形就这样逐渐虚无,最终彻底的消失了…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此刻古苍始祖也是无比的复杂。
这四尊极致的毁运者,都是无数的时代之中,最为顶尖无上的存在,他们之中的任何一尊都是无上可怕,近乎无敌的伟岸存在。
一旦走出,那么足以让时空震荡,足以让天地粉碎寂灭,让时空日月都黯然。
四尊极致的永恒之王,甚至已经无限的靠近那准皇的领域了,可现在…
黯然落幕…

那四尊毁运者如何,夏渊没有在意,也没有看到。
现在夏渊距离他们有着亿万里的距离,而且如今夏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去关注那些。
如今夏渊全部的注意,都已经放在了帝陀罗刹利身上!
强大,可怕,甚至可以用震撼这两个字来形容。
现在帝陀罗刹利的气息比起之前的时候,强大的难以道理计算!
“你的气息…”
夏渊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因为夏渊已经感受到了!
如今帝陀罗刹利的气息,已经不在只是那圣贤霸主极致圆满的存在,而是已经超越了这样的境界!
当然,也只是超越了这一境,进入到了下一个境界,也就是那至尊天王的惊悸之中而已。
并非,已经达到了无敌的程度。
看着夏渊,此刻帝陀罗刹利没有回答。
这对于他而言,已经足够丢人了!
毕竟,同境一战之中,他帝陀罗刹利被夏渊镇压了。
要知道,那所谓的同境之中,代表的就是帝陀罗刹利超越了曾经那个时刻之中的自己的实力啊!
看结果,依然还是失败了。
而且帝陀罗刹利十分明白,如果不是自己仗着境界高欺负夏渊,将那元神之力彻底的封锁,让夏渊损失了一部分重要战力的话,那么也许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了!
帝陀罗刹利看着夏渊,眼中那种惊悸的色彩已经不在掩饰了,甚至此刻帝陀罗刹利眼中充盈的,竟然是一种杀戮的意志!
是的,如今帝陀罗刹利对于夏渊真的是动了杀心了!
是必杀之心,不在和之前一样,只是认真,只是慎重,或者说是有想法而已了。
因为,夏渊太过强大了,完全超出了帝陀罗刹利的想象!
之前的时候,帝陀罗刹利可以淡然的对待夏渊,那是因为帝陀罗刹利始终认为夏渊就算是如何的强大恐怖,也始终还是比不上自己的。
就算是夏渊展现出来了那超脱一切的潜力,可帝陀罗刹利依然还是没有真正意义上重视夏渊。
毕竟夏渊就算是如何的强大,可他现在始终只是一尊潜力的存在。
而他帝陀罗刹利不同!
帝陀罗刹利,已经成长起来,已经成为了无敌的存在了。
可现在…
同境一战,他失败了!
是的,完全失败了,没有任何理由借口的失败了!
这意味着什么,帝陀罗刹利自然很清楚了!
这代表的,就是身为十八天之一的他,甚至无上存在的他,在同样的境界之中,不是夏渊的对手啊!
这让帝陀罗刹利如何可以接受呢?!
而且帝陀罗刹利还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今的时代!!
王爺,本宮不和親 歌淺
当初,他有着如此可怕的威能,是在什么时代之中?!
而那个时代之中,他可以接受到的紫苑功法修炼等等无数的方面,甚至就算是气运也远远不是这个时代可以相比的啊!
可就算是如此,他依然失败了!
就好像是一个皇室之中的盖世妖孽,从小都是使用各种最好的去培养,可是在公平的一战之中,却不是一个从贫民窟之中——
不,那是一个连贫民窟都远远不如的地方走出的,同样的年轻的存在直接击败!
这种震撼,这种落差,甚至是这种羞辱,简直让帝陀罗刹利无法描述。
当然,还有更加重要一点的,就是夏渊的未来!!
如今夏渊已经如此的可怕了,那么未来呢?!
那么,等待未来夏渊足够强大之后,等待夏渊成长起来之后呢?!
那么那时候的夏渊,又会恐怖到何种程度呢!
必然,这是必然的!
夏渊是必然可以成为,开天圣皇的存在!
这一点,从最开始的时候帝陀罗刹利就已经知道了,因为当夏渊绽放了那种超越了禁忌之力的无上之力的时候,帝陀罗刹利就已经知道了!
为何,那些无上准皇的存在,那些半皇的存在一尊尊都是无比渴望那无上浩劫原始劫的降临了!
因为,原始劫降临代表的,就是你正在修炼的某一个方向,是在未来足以威胁到那本源规则的存在!
而足以威胁到本源至高规则的存在力量,那么必然就是超越了禁忌之力的一种力量!
可以说,只有你拥有了超越了禁忌之力的力量,那么才可以成为一尊开天圣皇!
而之前夏渊已经展现出来了这样的力量存在,所以帝陀罗刹利很清楚夏渊的未来。
既然如此,几乎只要不死,只需要时间堆积起来就可以成为一尊开天圣皇的存在,而且本身夏渊的存在,甚至明显强于同样境界之中的自己。
那么…
帝陀罗刹利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生灵存在呢!
如果,对方要是自己的传人,那么或者帝陀罗刹利会十分开心,可现在他和夏渊已经有着强大的因果纠缠了,如果夏渊不死,那么未来他和夏渊之间必有一战的。
这一点,帝陀罗刹利很清楚!
所以,此刻不管如何,帝陀罗刹利都趁着夏渊尚未成长起来之前,将夏渊彻底的斩杀。
唯有这样,才可以断绝一切的后患!
这,此刻帝陀罗刹利心中所想的!
所以此刻…
那么,不管这些了!
什么公平不公平了,到了帝陀罗刹利这样的层次,从来不会在意什么。
因为,强大就是强大,因为弱小就是弱小,因为只要可以击败你,只要可以斩杀你,那么就足够了!
为了什么狗屁面子,放任对方顺利的成长起来,这不是一尊无敌的盖世存在应该去做的事情。
因为,这简直就是愚蠢到极致的行为啊!
刹那间,帝陀罗刹利甚至没有回答夏渊。
气息无尽膨胀,瞬间已经开始影响到整个天地之中,仿佛就是无尽之中最为恐怖的至高存在。
这一刻的帝陀罗刹利,比起之前的时候来,更加的强大可怕,十倍的强大可怕!
这样的帝陀罗刹利,让人感到惊悚!
夏渊深吸一口气,如此的可怕之力,让夏渊同样感受到了惊悚的气息。
之前的时候夏渊就知道,帝陀罗刹利肯定有着底蕴力量没有施展。
而如今,当帝陀罗刹利真的施展出来之后,夏渊还是感到了震撼!
是的,震撼,无尽的震撼!
眼中,带着一种惊悚的气息和色彩,这一刻夏渊的气息开始不断的膨胀。
他知道,如今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要么就是继续战斗下去,要么,就是直接陨落在这里!
显然,夏渊是绝对不会接受第二条道路的。
战斗,那么就战斗!
那么就继续战斗下去!
虽然对方的气息无尽可怕,但夏渊却并没有感到绝望。
甚至面对这样对手,夏渊终于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久违的极致动荡…
可怕的力量,震撼的力量,极致的力量,无尽的力量…
夏渊的身体之中,重新出现了无数无法想象的力量。
瞬间诞生了,瞬间出现了!
比起曾经来,夏渊还是没有多少的提升,可是如今夏渊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古苍始祖看着虚空之中的夏渊,感受到夏渊那种可怕动荡的极致气息,眼中都是惊悚震荡的色彩。
他,感受到了!
是的!
也许就算是帝陀罗刹利也无法感受到,但是帝陀罗刹利却感受到了。
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恐怖气息,一种,似乎要超脱一切之外的强大气息!
这样的气息,之前的时候古苍曾经感受过,惊鸿一现之后就彻底的消失了。
古苍始祖知道,那是属于夏渊的气息,是昔日的时候夏渊刚刚从时空长河之中走出的时候,携带的那种可怕无上的震撼气息啊!
那,就是超脱大道的存在!
是夏渊融合而成的,完全不讲道理,让古苍始祖都是充满了迷茫的那种神秘的大道之力!
而此刻,又一次绽放了。
只是这一次的绽放,更加让古苍始祖震撼!
身为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之主,古苍始祖就算不是巅峰极致的存在,但是在这界域战场之中,他的掌控之力也是无法想象的。
而此刻,古苍始祖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感受到了这样的震颤。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整个界域战场之中,无数的一切都在震颤,一种本源的震撼。
而且,这种感觉…
比起曾经的第一次来,更加的夸张!
这意味着什么,古苍始祖十分清楚!
那就是夏渊掌控的这种大道之力,又一次蜕变了,或者说又一次更加的强大了!
可是,可是这不应该啊…
猛然间,古苍始祖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他的眼中都是不可思议的色彩!
“难道,难道?!”
是的,古苍始祖已经想到了!
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之前的夏渊,根本不是极致的状态。
或者说之前夏渊的大道,并非已经是完整的大道存在。
不然的话,夏渊是不可能在这短短的时间之中就做到了数次这样蜕变的。
那么,那么…
这究竟,是何等可怕甚至是伟大的大道之力啊…
迷茫的眼神之中,一切都在震荡。
夏渊终究,还是将那无上大道的气息完全绽放了。
一瞬间,夏渊周围的时空法则,都在不断的崩溃。
之前的时候夏渊根本就没有如此的绽放过,因为夏渊知道一旦自己这无上大道真的绽放话,那么将会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震荡来。
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虚空的另外一面,帝陀罗刹利之前还算冰冷杀意的眼神之中,又一次闪过了震动!
夏渊,竟然还有底牌,还可以更加的强大!
而且…
虽然不是这界域战场之中规则之主,可帝陀罗刹利毕竟是开天圣皇的存在,哪怕现在仅仅只是一丝烙印的存在,也不是一般的生灵可以想象,可以想象的。
而此刻,帝陀罗刹利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
这种气息,这种无上的气息,这种甚至让他的大道之力都感到震撼,甚至是——
恐惧的气息!
“这,是什么!”
之前夏渊开口,而帝陀罗刹利不屑于回答夏渊什么。
但是此刻的帝陀罗刹利,却还是忍不住了。
帝陀罗刹利有着自己的骄傲,然而此刻帝陀罗刹利却发现,夏渊的身上有着太多太多属于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了。
夏渊没有回答!
这一次,轮到夏渊不在回答帝陀罗刹利的问题了!
那无上大道的气息出现了,虽然没有动荡,甚至没有丝毫力量的出现,可这一瞬间夏渊周围的一切规则都开始崩溃!
这些规则,都是属于大道本质的衍生之物,而此刻夏渊无上大道,是明显超脱于一切大道之外的强大大道之力!
所以当这样的大道之力绽放的时刻,这些所谓的衍生之物,已经无法对抗,顷刻间已经开始崩溃了。
恍惚之中,夏渊缓缓走出了。
他看着帝陀罗刹利,眼中那种无比冷静的色彩,终于还是在这一刻完全彻底地消失了!
是的,完全彻底的消失了!
此刻夏渊眼中存在的,只有疯狂,只有那种无尽可怕的极致疯狂色彩!
夏渊,真的在疯狂,完全彻底的疯狂了!!
“杀!!”
无言其他,唯有一战!
抛弃了一切的杂念,将自己的精气神,将自己的一切和一切,全部放在这疯狂的一战之上,这就是如今的夏渊!
那一瞬间,夏渊的身影直接出现了。
许家二少 江潭映月
他,竟然直接出现在了帝陀罗刹利的身边!
这样的速度——
不,这已经不是速度了!
甚至,就算是夏渊掌控了空间之力也比不应该如此才对啊。
帝陀罗刹利面色大变!
他似乎明白了!
这是,大道的力量!
那种无上的大道,那种让自己的大道之力,都感受到可怕甚至是颤抖的惊悚的大道之力!
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就算是他都要受到压制。
如今可以绽放出超越这界域战场规则掌控之外的力量,也只是因为之前在降临这界域战场之前,帝陀罗刹利使用了一些手段而已。
而这已经是帝陀罗刹利可以做到的极限了。
但现在,帝陀罗刹利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如今的夏渊是已经完全超脱了这界域战场的限制。
是的,或者说因为夏渊那种无上之道的存在,让夏渊已经摆脱了一切所谓规则的限制。
他的空间之力,已经不在只是简单的空间之力了。
一瞬间,直接出现,一瞬间直接消失,一瞬间就这样直接绽放。
乃至于,让其他的存在甚至连封锁都无法做到。
这就是夏渊!
虽然,夏渊的力量没有提升多少,甚至夏渊的战力都没有多少的提升,但实际上这样之下,夏渊可以爆发出来的威能却比起之前来强大了太多太多!
毕竟,如今夏渊已经摆脱了周围规则的束缚,而一把来说阻碍一尊存在最大的障碍,就是这些规则了…
如果帝陀罗刹利还是之前的帝陀罗刹利,还是那和夏渊处于同样境界之中的帝陀罗刹利的话,那么也许夏渊的可怕一击,已经足以直接将帝陀罗刹利重创,甚至可能直接将帝陀罗刹利碾压了。
三眼狼人 狱门哀叹者
但现在的帝陀罗刹利,终究还是动用一些手段,记着强行献祭那些毁运者换来的力量,让帝陀罗刹利已经突破达到了至尊天王的级别之中。
他比起夏渊来,明显高出了一个层次。
所以面对此刻夏渊这种可怕的震撼,帝陀罗刹利依然还是做出了反击!
随手轻轻挥动,就是最为强大可怕的动荡之力,瞬间将周围的时空不断的粉碎。
而这粉碎之中,夏渊的强大一击也这样消失了。
没有任何的退避,因为此刻蜕变就是绝望!
夏渊的双眼之中,都是猩红无比的色彩!
他感受到了!
感受到自己的战魂,已经极致的复苏了!
自己的血液,已经开始不断的沸腾,自己的灵魂,已经不断的开始颤抖!
是的,是的,是的!
这就是夏渊期待的一幕,这就是夏渊期待的,最为可怕极致的绽放啊!!
就算是曾经对抗那些无上存在的时刻,夏渊的战魂也没有这样极致的复苏过,但这一次夏渊相信,自己的战魂将会提升到无法想象的程度!
而那一刻的自己,将会是超越了曾经无数的自己!!
杀,杀,杀!!
现在,还在乎什么呢!!
一拳杀出,洞穿万古时空,打碎了一切的时空禁忌!
帝陀罗刹利周身布满了无数黑暗的世界,这就是帝陀罗刹利的本源大道——黑暗大道的力量!
沉沦的深渊不断出现,一处处时空开始塌陷。
而夏渊就这样被一处时空直接吞噬!
可下一刻瞬间,夏渊甚至来不及感受到那无尽时空塌陷之后形成的这可怕黑洞之中的碾压之力,已经强势的杀出!
一拳之下,穿越了层层的阻碍,就这样直接轰击在了帝陀罗刹利的身体之上!
刹那中,可怕的力量爆发,而帝陀罗刹利的身体之上出现了无数崩碎的痕迹。
帝陀罗刹利看着夏渊,眼中是出现了一种动荡的色彩。
“给我,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