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c86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六百七十三章親政(二合一)鑒賞-ctoyb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大少本能的将目光落在了任清蕊这丫头的樱桃小嘴点绛唇上面,微微怔神一一下。
随机反应过来急忙摇摇头。
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呢,都被宋清这个不正经的玩意都带歪了。
人家二八芳龄左右,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心思单纯,警惕性高,嘴紧一点不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紧才有问题好吧。
柳大少悻倖的揉了揉鼻子,继续赶路。
“嗯哼……嘴紧挺好的,言多必有失。”
“那是,我嘴可紧了,除了大果果你,妹儿……小弟我对谁都不会开口的。
“赶路赶路,别胡说八道。”
任清蕊茫然的看着柳大少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自己说错了什么吗?
为何大果果一副心虚的样子。
稍微嘀咕了两下,这丫头就将心思放在了繁华的街道之上。
柳明志无暇顾及任清蕊看着街道两侧民风民俗大呼小叫的惊奇模样,直接领着她去了京城中距离宫门位置不算太远的蓬莱酒楼。
相比蓬莱酒楼,柳府自然更加的安全可靠。
然而柳明志没有这么做,他不是怕柳之安夫妇误会什么,而是因为在路上的一些思虑,令他本能的选择了如此。
去蓬莱酒楼下榻,自然必不可免的要与薛碧竹,黄灵依两个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老‘相好’见面。
在薛碧竹两女惊喜又哀怨的目光中,柳大少两人暂时下榻在了蓬莱酒楼四楼的雅房之中。
对于柳大少的到来,两女自然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无微不至的对待这位没良心的心上人。
柳明志心里明镜一样,知道两女对自己什么心思。
也没有忘记当年的承诺。
重生之天使特工 琉璃苣
只是眼下他实在没有心思顾忌这些儿女情长之事,主要是怕牵累了两女,故而一进房中便打开了窗户眺望着不远处的宫门。
本来还想陪着心上人多待会,一诉衷肠的薛碧竹两姐妹,见到自家心上人心事重重的模样,放下了为柳大少特意准备的吃食,道了一声有事尽管开口的话语,便联袂退出了房间朝着任清蕊的房中走去,想要从心上人的小兄弟口中旁敲侧击一下柳明志入京的目的。
不是两女心思重,而是两女想了解一下缘由,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姐妹能够帮上忙的地方。
然而,任清蕊真的没有说谎。
她的嘴真的很紧。
海賊諜影
任凭两女大献殷勤,这丫头要么顾而言他,要么就是埋头大吃大喝精致的糕点。
始终没有让想要帮忙的两女如愿以偿。
弄得两女芳心幽怨不已,最终无可奈何的退出了任清蕊下榻的房间,任由这个嘴巴死紧的‘小胸弟’独自大吃大喝。
柳明志默默的收起了手里的千里镜,关上了能够眺望到皇宫大概位置的窗户。
随意的洗了一把手,小吃了几口两女精心准备的食物,便和衣躺在了床上沉睡了过去。
天色已晚,今日入宫已然不太合适。
还是明天借着早朝的时机再行入宫为妙,正好可以借着百官的交谈之际探查一下李晔急召自己入京见驾的原因。
鍋蓋頭
近身特工 赤鬼
月上中天,繁忙了一天的蓬莱酒楼终于在宵禁之前打烊关门。
沐浴更衣,洗去一天倦意的两女换上了干净的衣物,特意梳妆打扮一下,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这才轻悄悄的来到了柳大少的房门外。
几次敲门无果,两女犹豫了一会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入目的便是烛火噼啪作响之下安然酣睡的柳大少。
本以为可以借着机会跟心上人彻夜长谈的薛碧竹两姐妹见状,实在不忍开口打扰柳大少的美梦。
从北疆骑马赶回京城,一路上应该很累了吧。
怪不得睡得如此香甜。
两姐妹对视了一眼,紧紧地摩挲了几下贝齿。
犹犹豫豫,偷偷摸摸的靠近床榻,一人偷亲了柳大少一下,然而做贼般的逃离了房间。
两女走后,酣睡的柳大少默默的叹息了一声,翻身换了个姿势继续开始安歇。
非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是迫不得已,只能辜负佳人情思。
一夜寂静安宁,当鸡叫三遍的时候,熟睡的柳大少猛然睁开了眼睛,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朝着窗外看去。
看着朦胧的天色,柳明志知道早朝的时间差不多该到了,即刻起床准备洗漱。
薛碧竹两女极为贴心,昨日安排房间的时候就已经给柳大少准备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
重生之沁心 杏花吹满头
在没人服侍下,柳明志洗漱之后亲力亲为的换上了自己的蟒袍,站在窗前审视着外面的街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外面的天色更亮了一些。
辗转千年,相见欢 廖姊韵
柳大少取出笔墨留了一张纸条,吹熄烛火之后,翻窗而出朝着下面轻然飘落而去。
在二楼的屋檐时,柳大少见到房中已经亮起了烛火,下意识在两女的闺房窗口外微停了一下。
听到房中两女轻声细语的说话声以及窸窸窣窣穿着衣物的声音,柳明志轻笑了一下,再次朝着地上飘落下去。
两女将蓬莱酒楼经营的风生水起,客似云来,不止是她们酒楼西施的美貌缘故,还与自己二人的勤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啊。
柳明志落地之后,四下看了看,手扶剑柄龙行虎步的朝着不远处的宫门走去。
些许马蹄声与柳大少擦肩而过,却并没有一个人停留下来寒暄。
看来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孤身朝着宫门走去的人竟然是当朝的一字并肩柳明志王。
“大胆,来人止步,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宫门。”
“柳明志!”
“柳明志?哪个柳明…….柳明志…..末将参见并肩王,千岁千千岁!”
“吾等参见并肩王,千岁千千岁。”
柳明志驻足看着面前有些面生的统领,淡淡的点点头。
“全都免礼!”
“谢王爷!”
“早朝开始了吗?”
南天封仙
“回王爷,尚未开始,不过再过几刻钟应该就能开始早朝了。”
“嗯,继续坚守岗位吧!”
“是,末将遵旨。”
这个统领柳明志不认识,自然也没有心思与其攀谈,径直朝着勤政殿的方向赶去,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拦。
至于查询身份自然是多此一举。
还没有人敢冒充当朝并肩王吧!
異界萌靈戰姬
柳明志一边赶路,一边打量着皇宫内的布置,辗转数月,自己竟然再次回来了。
我用整个世界爱过你
将天剑放到了解兵架前,柳明志在殿门外驻足了盏茶功夫才步入殿中。
隐隐约约的听到辅政大臣三年之期已到的字眼,柳明志心里似有明悟。
李晔这是想要亲政了啊。
“并……并肩王!”
“王爷?下官见过王爷。”
“下官参见王爷。”
“王爷安好!”
柳明志的出现好似水潭里丢下一块巨石,在安静的朝堂上溅出了层层的浪花。
柳明志乐呵呵的给周围的官员一一回礼:“诸位同僚有礼了!”
首位的老姜淡笑着摆摆手:“不敢不敢,王爷怎么突然回京了?”
“奉诏入京!”
“难道也是……”
老姜说着说着停了下来,给了柳大少一个稍候再说的眼色,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跪坐了下来。
“陛下驾到!”
小德子尖利的嗓音响起,柳大少以及围在柳明志周围的官员停止了攀谈,退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候了起来。
“吾皇万岁,万万岁。”
“诸爱卿免礼入座。”
“谢陛下!”
李晔看到了柳大少身影,微微一愣,淡笑着坐在了龙椅之上。
“诸位爱卿,咱们接着上次朝会的事情接着商议。
睿宗钦定五位辅政大臣三年之期已到,朕提议撤销五位辅政大臣执政之权的建议,你们退朝后商议的如何了?”
柳明志刚刚跪坐下,听到李晔的话神色一怔。
“果然如自己所想,李晔这是打算收回五位辅政大臣手中三年辅政之身的权利,想要亲政了啊。”
看来,李晔突然急召自己回京,与亲政的事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只是,怕是不止如此吧。
仅仅这点事情,书信来往足以,何至于急召自己回京。
仓促之下,少说多听多看才是正确选择。
柳明志隐晦的瞄了一眼李晔,静坐下来将目光落到了夏公明,魏永,童三思三人的身上。
想要看看同为辅政大臣的这三位老狐狸是什么反应。
然而柳大少刚刚转眸便发现,自己偷看他们的同时,三位老狐狸竟然也在偷偷地瞄着自己,显然是想看看自己会是什么反应。
一时间,柳大少心思古怪了起来。
辅政大臣临机决断的权利一旦被削去,就意味着五位大臣的威望在百官中的影响力将会一落千丈。
四人的目光交汇了一下,各自收了回去,偷瞥着殿中百官的反应。
柳明志四人观察着百官的反应,李晔何尝不是在默默的观察着百官的反应。
五位辅政大臣,姑父跟云阳老爷子常年出征在外,不在朝堂。
如今百官八成官员全部都依附在了左右宰辅,一都御史的门下,成为了三人的门生。
若是此时再不加以阻止,只怕以后自己想要亲政,更是千难万难。
此时事自己与祖母南宫梦,母后陈婕也商议了一下,她们两个也都支持自己的建议。
认为此时亲政迫在眉睫,耽搁不得了!
只是南宫梦认为,此事若想成功少不了并肩王柳明志的支持,唯有他支持,收回辅政大臣的权利才可以顺利进行!
否则,只怕左相,右相,御史大夫会以各种理由进行劝谏。
夏御史四朝元老,忠心体国,南宫梦不担心他会紧握大权不放,纵然不放,也肯定有其缘由,可是魏相,童相可就不好说了。
尤其是童相,在魏相致仕的这些日子,四成的官员可都以童相马首是瞻。
如此下去,朝堂之上孙儿身为当今天子的威严将置于何地。
果不其然,事情不出南宫梦预料。
柳明志尚在入京的路上,李晔就提出了此事,遭到了百官八成官员的一致反对。
理由不外乎李晔尚且年幼,对朝事尚且不熟,此刻亲政并非最佳时机,还需在磨砺两年为好的等等借口。
一句话,就是不希望李晔现在收回辅政大臣的权利。
李晔一临朝,并未经过以往那些繁琐的寒暄,一坐下来就将此事说了出来。
勝女的代價
其根本目的就是想告知姑父急召他如今的缘由。
那些话确实是说给百官听得,可是最主要的却是告知姑父这件事的前后原因,看看他的反应,是否会同百官一样反驳自己的行为。
百官本能的偷瞄着柳大少,心思复杂,各有不同。
怪不得戍守北疆的并肩王这个时候突然入京上朝了,原来是陛下在后面操持的啊。
有手握重兵的并肩王为陛下战场子……..
不少依附童三思三人的官员,瞥了一眼各自上官的背影,神色复杂了起来。
以并肩王往日的作风,只要他同意了交出辅政大臣的临机决断,庭前议事之权,只怕魏相,童相,御史大夫他们三人就不好再以借口推辞了。
并肩王怕是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不少心思敏捷的老臣看着柳大少端坐在那里扣弄拇指上扳指的模样,心里担忧起来。
并肩王有先帝赐予的听调不听宣殊荣特权,如今北伐战事吃紧,他完全可以借口推辞了。
可是他却偏偏老老实实的奉诏入京,不少官员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以并肩王以往对朝廷的忠心之举,若是陛下开口,只怕王爷他十有八九会毫不犹豫的交出自己的权利吧。
否则王爷又何必在这个当节口入宫呢?
“诸位爱卿,为何一言不发啊?已经三天了,莫非你们还没有商议出一个结果来吗?”
李晔的追问,令沉默的百官眉头紧皱起来。
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三位上官,最后落在了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柳大少身上。
陛下能否如愿以偿的收回辅政大臣的权利,行亲政之举,只怕全在并肩王的一念之间了。
至于另一位辅政大臣忠武王云阳的意思,以并肩王是云家长媳柳颖亲侄子的关系,忠武王岂会与并肩王行悖逆的意见。
随着百官的目光,李晔以及魏永三位辅政大臣大臣的目光也渐渐地落在了柳大少的身上。
似乎都在都等他开口。
老神在在的柳大少感觉到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脸色古怪不已。
随意的扫了一眼,从袖口取出当年山海关鹰嘴岩女皇赠予的万里江山镂玉扇轻轻地扇动着,心里直犯嘀咕。
他娘的,本少爷又不是你们爹,盯着我看作甚?
老子又不傻,怎么会做这个出头鸟?
熬呗,看谁能熬的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