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7d6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第823章 止境海分享-mpy6a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华夏二年,6月6日,天涯洲南端。
總裁追妻:女人,別放肆
日珥号的舰桥上,潘学忠正透过玻璃窗,看向外面的惊涛巨浪,后面突然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报告!”
稍后,通信兵将一份电报送了过来:“是汉阴草原营地的报告,探险队已经返回了。”
“哦?”潘学忠将电报接了过来,“终于回来了,比预期晚了两天……倒也不多。嚯,这电报好长啊。”
说着,他就读了起来,读完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何小勇也是能搞事,去了趟极点,还顺便抓了一帮子土人回来……干得好!”
極品小子混都市 梁家大少
上月底,探险队迫降了苏卡尔的村子,收获了一整个村子的土著。其中青壮由于打了一场牺牲大半,只剩下二十多人,此外还有上百的妇女儿童,老人倒是很少,大概是因为原始条件下本就难以存活。
稍后,探险队就带着他们往河口营地返回,实际上到了今天仍在路上,毕竟大队人走起来有些慢。不过何小勇派了黄卓率一个小队先行回营地报信,营地留守人员知道详情后非常吃惊,不敢怠慢,就打了个电报过来请示。
潘学忠想了想,说道:“虽然是土人,但以后开拓天涯洲用得着,给营地回电,让他们做好准备,把他们控制起来。嗯,只是,现在陆上有人好控制,等船队走了就麻烦了,又没那个人手常驻天涯洲……算了,一百多人,不少,也不多,等我们回去,就全拉上船,送回海角郡算了。”
很快,通信兵就把他的命令整理成了精简的电文,他看过没问题后就签了字,然后回头继续看向窗外,脸色再次凝重下来——外面这片海,可不好闯啊!
十多天前,探险舰队沿着天涯洲的海岸线继续南下。起初的一段航程,大陆上的景象是与之前类似的草原;逐渐的,草原逐渐稀疏,变成了干旱的沙漠,气温也不断下降;再后来,大陆恢复了一些绿意,但海上又刮起了强烈的西北风,风力之强一度让船员们以为又遇到了风暴,靠岸躲避。
结果躲了一阵子,大风始终不停,他们才发现可能是这片海域的常态,于是咬着牙顶风继续启航。
后来的航程果然证明他们的猜想是正确的——大风始终不停,而且越往南风就越大,甚至大到了令人心悸的程度!
行进到南纬52度左右的时候,海况已经恶劣到了曙光级很难承受的程度,潘学忠不得不让他们在一处海湾中停泊下来,对周边进行简单的探索,自己带着日珥号继续向南。
到了今天,日珥号终于跃过一处海角,南方再无陆地,只有茫茫大海——好的一面是,他们终于发现了天涯洲的南端所在;而坏的一面则是,这片海域极为凶险,常态下风速就超过了18m/s达到八级风的水平,巨浪铺天盖地,即便是巨大的燎原级在这样的海况下也如同一叶扁舟一样只能随浪飘摇!
“啪!”
婚內戀寵 南杉
又一个浪头拍到了日珥号的左舷上,激起的水花甚至溅到了离海面几乎有七米高的舰桥舷窗之上,令人心悸。而舷窗上残留的水花远不止刚溅上去的这一点,说明这么高的浪其实是常态。
陰謀愛情論 裙裾不揚
潘学忠面不改色,只是感慨道:“这般凶险的海域,平生未见,实乃人间止境……难不成,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吗?”
他摇摇头,离开了窗边,往后走了两步,来到了舰长吴风平身边。
吴舰长现在倒是有雅兴的很,坐在一台固定式的大望远镜旁边,手里拿着一张画板,不时看看望远镜里面,又拿着铅笔在画板上画着什么。
潘学忠走过去,没有立刻打扰他,而是看向了画板——画板上,一座线条简单的山正在逐渐成形。
他又往窗外看去,外面仍然是一片茫茫大海,没有陆地,自然也没有山,只在远处有一个漂浮的小白点。要用望远镜看过去,才能发现那个白点居然是一座山,而且是漂浮在海上的冰山!
船员们最初看到这座冰山的时候,还以为是被冰雪覆盖的小岛,没怎么在意,直到记录到它在视野中缓慢移动才发现了不一般,持续观察后才发现这是一座巨大的冰山。
这可是世界首见的奇景,船员们惊讶无比,吴风平更是雅兴大发,掏了纸笔要亲自把这个奇景画下来。
吴风平察觉到了潘学忠到来,正要起身,潘学忠就示意他继续。于是他一边画着一边问道:“提督,我们可要继续西行?”
末日档案 苍瞳九爷
潘学忠摇头道:“算了,那么大块冰都能有,还不知道这海后面还有多少凶险。这世界上的未知之地还多着呢,没必要死撑着拿船员性命冒险,记录下坐标,等以后做好准备再来吧。”
吴风平说道:“也是。正好,昨天留守的白果号不是报告说在海湾西边发现了一条长海道吗?说不定有水路可通呢?回头去看看也好。”
我有壹顆小太陽 烈焰小奶瓶
我在道上那些年 井曰韦
潘学忠点头道:“那就这样吧,不管西边有没有路,这次探险的南端点就是此地了……嗯,既然如此,那这片凶险海域就叫止境海好了。你什么时候画完?画完我们就走了啊。”
吴风平嘿嘿一笑:“快了,五分钟就好!”
说完,他又往望远镜里瞅了一眼,笔下加快了动作。
潘学忠感觉有些冷,裹了裹棉衣,又往舰桥中央的座位走去,想喝点热茶。这时,通信室又响起了电报声,他干脆端着茶杯过去,一边喝着一边等着。
很快,电报的脆响停下了,转而响起沙沙沙在纸上写字的声音,然后又结束了。
潘学忠便问道:“说的什么,是汉阴营地又遇到什么事了吗?”
通信兵拿着电报纸走过来,说道:“不,是北分队发来的电文。”
四月底潘学忠将探险舰队分成了两个分队,他自己带着西分队来到了天涯洲,而北分队过了一段时间后继续北上探索非洲大陆。现在就是这个北分队发来了电报。
“嗯?”潘学忠想了想,“上次他们说是到了赤道附近,遇到了一些黑色土人,还发现了一座风光旖旎的岛吧?又有什么新发现了?”
“好像是说海岸线拐向西了。”通信兵说着,将电报纸呈给了潘学忠。
炮灰修仙攻略 扇叶
潘学忠拿过电文看了一遍,脸色又凝重了下来。上面说的是,北分队过了赤道没多远,非洲大陆西部的海岸线就拐向了西方,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不会吧?”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工作台前,拿着铅笔在一幅最新的世界地图上描绘起来。
这副世界地图是日珥号的军官们绘制的,上面除了熟悉的旧世界,还多了最新的非洲大陆南部和天涯洲的海岸线。其中,非洲西南部的海岸线自海角郡往北,几乎是一条直线,可喜可贺。但现在潘学忠根据电文上的情报再添了一笔,就见这个海岸线突兀地折向西方,几乎是一个直角。
他看看最新的非洲大陆轮廓,又看看左下角显露了一角的天涯洲,虽然仍然相距甚远,但从海岸线的走向上来看,不免让他产生了一个不妙的猜想:“乖乖,这天涯洲和非洲不会是连在一起的吧?”
虽然他并不知道真相,但地图上的线条很难不让人有这样的联想——天涯洲的海岸线向东北延伸,非洲大陆向西延伸,要是这么一直延伸下去,那不就连接到一起了吗?
要真是这样,那可就坏了。虽然有了天涯洲这个重大的发现,但别忘了,他们这次探险的本来目的是寻找前往欧洲的新航路,要是天涯洲和非洲连成一体,那不就把海路给挡住了?
吴风平等人也闻讯赶来围观,也不免做出类似的推测,毕竟地图上的趋势实在是太明显了。
吴风平强打哈哈道:“虽然有着趋势,但也未必,毕竟海岸线弯弯绕绕,有什么急转也是正常的嘛。”
潘学忠皱眉道:“确实如此,但必须慎重应对。这样吧,再在这止境海周围耽搁也没太大意思,我们与白果号他们汇合后就北归,然后回到汉阴营地,把人都带上,沿海岸线转向东北探索,与北分队汇合……不管那边是大陆还是海,总归得去探探才成!”
吴风平把自己的画板放到桌上:“确实该这样。”
于是,日珥号在抵达了天涯洲大陆的南部端点附近后,停下了探索的脚步,带领西分队向北回归了!
6月14日,他们回到了汉阴营地。
潘学忠亲切慰问了何小勇等探险队员,表彰了他们对探险事业做出的贡献,对他们进行了嘉奖,并召见了以苏卡尔为代表当地居民。
当初电报语焉不详,他还因为天涯洲土著也是非洲人那样的黑人,结果见面之后发现反倒有类华夏人,让他有些诧异。
稍后,他本打算收拾东西带他们上船就继续北行,结果又接到了北分队的电报。
“呃,原来是个乌龙?”潘学忠有些哭笑不得。
北分队西行一段时间后,海岸线又转向了北边,再走一段甚至都见到了标志性的大沙漠。现在再看地图,非洲大陆海岸线圆润地向北转去,与天涯洲就不像会连上的样子了。
“提督,那我们接下来往哪走?”宴会上,已经了解了情况的何小勇问道。
“当然还是往北走。”潘学忠喝了一口酒,“不管如何,回来都回来了,总还得继续向北探索,但不用那么急了。”
既然现在没必要急着去汇合,行程就有余裕多了。潘学忠修改了计划,让运输船庆福号将物资匀给其它船,然后搭载着土人返回海角郡,自己带领剩下的四艘船继续北上,探索天涯洲的东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