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bhn扣人心弦的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討論-魔童哪吒2-第二百零七章:收手吧,師弟閲讀-1truc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八景宫,丹炉前。
太清圣人盘膝坐在紫色蒲团上,抬目望着缓缓走进大殿的那道白色身影:“界牌关前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到了,元始师弟,这次确实是你理亏。”
元始天尊微微一叹,在太上面前,他倒是没有半分倨傲:“我知道……但那些孩子,从情理上来说,是我从小养到大的,名义上是师徒,实则与父子无异。从现实方面考虑,一旦他们出了什么意外,整个阐教也就名存实亡了。因此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都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我用外掛撩神探
太清圣人静默了片刻,摇头道:“终究是失了大义啊!”
元始张了张嘴,竟是无言。
“上次周军攻伐汜水关,你来找玄都助阵,我没多说什么,允许玄都下凡,一剑刺破汜水关……这便是因为我们二人的情谊。但这一次,我总不能因为和你之间的情谊,就不顾道义,不顾情理,不顾天下人的舆论,帮助你对付我另外一个师弟吧?”
元始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苦笑道:“师兄,你若是不肯帮我的话,在这场大世之争中,阐教就真的败落了。”
太清圣人眼中酝酿着道道精光,平静说道:“师弟,你想过没有,或许,这就是你曾经种下的因,结出的果。”
元始一怔,愕然道:“甚么?”
“这段时间来,我将天下大势由魔丸降世开始,到汜水关大战结束,在心中来回往复的推算了数千遍,你猜我最终得到了什么结果?”太清圣人道。
“甚么结果?”元始脸色复杂地问道。
“从未被你放在眼里的申公豹,才是整个杀劫的核心,才是击败阐教的人。”太清圣人道。
“这不可能!”元始本能地说道。
“不可能吗?”太清圣人道:“你一直觉得,是申公豹背叛了你,但你忘记了,你当年收他入门的目的本身就不良。
你当初的目的,不就是想要以他做刀,害死无数神圣,化解你那几个宝贝疙瘩身上的杀劫吗?
这一点,你心里清楚却故意遗忘,申公豹心里也清楚却故意不说。
当初你但凡是对他多一些真心,肯给他一条活路,他就是你最值得依赖的弟子。
可你没有,你对他始终冷血,就像一把悬在他头上的刀子,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
为了活命,他控制了纣王,继而控制着殷商,殚精竭虑的将这王朝经营的如花似锦,国泰民安,让后来的周国起兵失去了最重要的大义,由王师变成了反贼。
————
为了活命,他费尽心思,历经磨难,终于加入截教,成为了通天亲传弟子。自此如虎归山林,龙回大海,显露出绝世锋芒。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如果没有申公豹在,殷商气数将尽,周国不会失去大义,截教不会与殷商合盟,一尊尊截教仙神更不会救援殷商。
我做算命先生的那些年 灰飞的大象
如果没有他在,神仙杀劫不会进展的如此之快,快到令人眼花缭乱,快到令你门下诸仙都自乱阵脚,快到此时就将你卷入泥潭。
契约婚宠:总裁老公请接招
另外,我现在就能告诉你,他还有后手没有拿出来,早在很多年前,他就收买了四海龙族,并且暗中解放了四海龙族,你能想象,在封神之战的关键时刻,四海龙族加入大战会是什么场面吗?
师弟,我整整推演了三千次,其中一千五百次这世界没有申公豹,最终的结果是你阐教惨胜,西方教渔翁得利。
聖手狂醫 安靜的美男子
另外一千五百次有申公豹,你阐教只胜了三次,其余结果,尽皆大败。
而且,你们胜利的那三次,申公豹也不是现在的这个申公豹,也没有这么强大的折腾能力……”
上司的野蠻未婚妻
元始天尊:“……”
“到此为止吧,师弟,已经死了太多太多神圣了,你那些弟子们身上的杀劫因果已经消除了大半,不会再有什么性命之忧。此时收手是最好的时刻,至少阐教还没有伤及根骨。”太清圣人道:“如果你不听劝告,继续一意孤行下去,越晚收手,损失的就越大。”
“如果,我现在去把申公豹给杀了呢?”元始天尊轻声说道。
“你觉得呢?”
元始默然。
晚了……
事已至此,为时已晚。
“我再想想,再想想……”良久后,元始说着,转身道:“师兄,你就当我没有来过罢。”
望着他缓缓离去的背影,太清圣人轻轻一叹,呢喃道:“希望你能真正明白过来,看清未来大势。”
“元始道友在为何事发愁?”不久后,当元始走出八景宫,突然不知该去往何处时,一名身穿黄色僧袍的和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准提……”
“正是贫僧。”准提呵呵一笑,神情关切地问道:“余听闻通天教主在界牌关处布置下了诛仙剑阵,道友这次来八景宫,应该是来请太清师兄出手的吧?”
元始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冷淡说道:“是又如何?”
“看来太清师兄并未答应道友……”
“准提,你是来嘲讽本座的吗?”元始天尊怒道。
霸道痞子兵
准提摇了摇头,认真说道:“贫僧并无此意……恰恰相反,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元始惊诧问道。
准提重重颔首道:“没错,帮你。据我所知,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你,我,接引师兄,再加上准圣巅峰境界的大日如来佛,应该可以摘下诛仙四剑,破了界牌关剑阵。”
“为何要帮我,你们西方教又想借此获得什么?”元始满心戒备地问道。
“因为西方教已经沉寂太长时间了,沉寂到世人都快忘了我们的存在,如果再不向三界发出一点声音,恐怕很快就会被世人所遗忘。”准提说道:“这是我们肯出手的原因,至于说我们想得到什么……”
元始目光淡漠地望着他,并未配合地再度询问。
黑白陰陽 鬼皆數盡
“我们想要渡化一些仙神由道入释,希望能够得到道友你的支持。”准提笑着说道。
“你说的这批仙神里面,不会有我阐教门人吧?”元始脑海中突然回忆起太清对阐教惨胜,西方教得利的警告,脸色顿时惊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