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 txt-十八.流浪者酒館相伴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你最好别吃这些东西,它们污染度太高,只有没钱的人才会吃它。”
卡特琳娜说完,又压低声音再一次问道:“你真的是……嗯?”
她没说那个词,担心会被酒馆里的耳朵听见。
“重复问一个问题不会让答案改变。”
陆离差不多知道纯种人类指的什么:高人性与高理智值。
也许还有基因上的问题,不过在神秘侧世界里科学的占比无足轻重。
陆离的话让卡特琳娜坚定了信心,将背着的破旧包袱丢到桌上,发出石块碰撞般的声响。
柜台后的酒馆老板走向这边,卡特琳娜扯开包袱,显露里面黯淡无光的萤石矿。
“这些萤石矿能值多少。”
“你去了矿井?那些螳鬼还在吗?”带着浓郁黑眼圈的中年老板转动眼珠,弯曲的背脊让他看起来阴暗而不好接触。“8先令。”
“消息要用钱来买,还有太少了。”卡特琳娜可不是菜鸟猎人,随便把消息送出去。
中年老板低头,挖出右眼眼珠放在木桌上。四只纤细灵活的节肢从眼珠底部伸展,托着眼珠窸窣爬到包袱旁转圈观察。
“11先令,连带消息。不能再多了,这么点根本卖不出去。”
他说着,抓住想要逃离的眼珠,诡异地重塞回眼眶,转动几圈将对眼的眼珠恢复正常。
“成交。”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卡特琳娜从胸前皮甲里拿出尚带体温的先令,找出20先令给他:“给我份黑面包。”
“黑面包?那玩意儿又贵又填不饱肚子。”中年老板转头看向陆离,似乎要剐层肉下来低语说:“一个从没在镇子上出现过的生面孔……”
“他是……我的表哥,别想打他主意。”卡特琳娜威胁道,捏住左眼,随时准备拔出同源物。
中年老板无视卡特琳娜的威胁,冲陆离做出显得狰狞的笑容:“你们的发色都不一样。”
“所以是表哥。”陆离平静对视。
“蜂刺,你太紧张了。”中年老板咧嘴笑了笑,不再纠结发色,转身回到柜台后。
“他是酒馆老板老皮特,我们都叫他鬣狗,因为他就像鬣狗一样敏锐,狡诈。”老皮特离开后,卡特琳娜盯着他的背影低语。“我们想打听消息就绝不能被他知道。”
“为什么不换间酒馆。”陆离问。
“因为其他酒馆不对我这种猎人开发。”卡特琳娜语气没有低落或其他情绪,只是在阐述事实。
猎人不像它的称谓那么光鲜,尽管许多猎人名气可以比拟传说中的驱魔人,甚至能被教会、掌权者、贵族尊敬对待,但与大部分猎人无关。
大部分猎人更适合被称为:拾荒者。
他们是人类世界的最底层,每天流浪在城镇周围苟延残喘。一生中唯一的奢侈时光是卖掉自己的那一刻。
然后就要去送死。
卡特琳娜不是这种,但也好不到哪去。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笔趣-十八.流浪者酒館閲讀
“我认识一个可以信赖的猎人,他每两个小时会来一次流浪者酒馆。”卡特琳娜望向酒馆门口:“他快来了。”
两分钟后,鬣狗老皮特带来黑面包和找零,又深深凝视陆离一眼,尤其是那件被洞穿,明显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麻布衣和大衣。
不过他没再试探。
硬邦邦的冰冷黑面包即使用刀也难以切开,不平整的黑色外表犹如枯树皮。味道差、价格贵,除了更“干净”外没有优点。
作为对比,隔壁餐桌端上的餐盘里盛放着升腾热气,即使混乱酒馆也无法遮掩的香喷喷的肉食。但卡特琳娜告诉陆离:“你不会想知道那是什么肉的。”
也许是人类的,也许是怪异的。
陆离要了杯烧开的热水,勉强泡软黑面包吃下。掺杂了木屑的黑面包提供了很多饱食度,起码不再感到饥饿。
“我想洗澡和换身衣服。”陆离看向卡特琳娜。
“那太奢侈了。”
卡特琳娜这么说着,但还是为陆离要了一间房间和一桶热水,它们加起来还没黑面包贵。
“需要乐子吗,表哥先生。”
老皮特趴在柜台上,在陆离走到楼梯前时开口:“三个**的,四条腿的,侏儒的,或者你提条件,只稍微贵一点点。”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十八.流浪者酒館閲讀
“不需要。”卡特琳娜替陆离回答。“鼹鼠来了让他去房间找我们。”
踏上老旧木梯来到酒馆的昏暗二层,走廊上回荡着不知哪个房间的高亢叫声。进入房间前,一名披着轻纱的暴露女人从隔壁房间走出。
女人小腹生长着两只蜘蛛节肢般的细长双腿,长度和小臂相仿,还能伸展抬起。经过陆离时朝他抛去媚眼,带着廉价刺鼻的香水味迈步下楼。
进入房间,狭小昏暗的空间只有一张单人床。灯罩里的萤石绽放微弱光亮。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笔趣-十八.流浪者酒館熱推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十八.流浪者酒館熱推
陆离走到窗边,向外眺望。
天空没有发生变化,岩浆火环依旧向下滴淌。
卡特琳娜举着萤石,细心检查地板墙壁与天花板是否存在缝隙,以及窃听者。
十分钟后,装满热水的木桶送入房间,卡特琳娜支付了房间钱和水钱,锁起房门。
“你们的货币还是先令?”陆离离开窗边。
“嗯。你们那时的货币,对吗?”卡特琳娜将剩下的先令藏进胸口。“可能因为造不出来,或者怀念以前的生活,人们还是用先令,也有些地方用怪异货币和黄金。”
怪异货币让陆离想起什么,他拿出口袋里那枚雾中存在给予的多边形哑光石块。
“是它吗?”
卡特琳娜观察一阵,摇头说:“我也没见过怪异货币……如果它是,能值很多先令,不过我不建议你换掉。”
怪异货币的价值比先令高得多,也几乎没人愿意将怪异货币换成先令。
水桶里弥漫氤氲,陆离开始脱掉身上衣物。
卡特琳娜没有离开的意思。她坐在床边,甚至在仔细观察陆离身躯,检查是否生长出畸形器官。
只剩下短裤时陆离停下,口袋里装着末日启示书棋子,迈入木桶。
热水让毛孔舒张,冲刷掉疲惫。
陆离深深吸了口气,沉入水下,黑色碎发如海藻般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