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78k0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藥神贅婿-第四百零九章 蒼炎白虎-q1rzs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
距离冰沧峰足有数百里之远的某处峰峦。
丛林密布,因寒气凝结,在那枝叶之上皆是结满了冰霜。此地大雪覆盖,看上去了无生息,实际上却是有着一些善于生存在低温中的生灵们隐藏在冰雪深处。
咝咝。
如雪一般的鳞片,看上去与白雪无疑,却是以极快的速度匍匐在雪地之上。将视线陡然拉近,这些居然全都是在雪地上游走的冰雪魔蛇,它们的品阶不高,只有五六品左右。
但这些冰雪魔蛇的数量极多,足有上百只,若是群起而攻之,其杀伤力却丝毫不会弱于任何一头七品妖兽。而在此地,却不仅仅只有冰雪魔蛇,还有一些雪豹和熊型妖兽,它们便是这处峰峦的统治者。尤其是那些身形矫健的雪豹妖兽们,更是占据了生存金字塔的顶点。
这里是它们的地盘,如果有任何生灵胆敢进犯,它们就会无情地将其猎杀,啃噬到不剩下半根骨头。
如此便是妖兽界的生存法则。
可是今日,这些一向凶残的妖兽们也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古怪,它们那猩红的眸子中皆是带着一丝丝无法掩饰的恐惧和敬畏。
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存在,竟会让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妖兽们感到畏惧。
仙恋之双生劫
啪嗒。
苍白的雪地上陡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爪印,只见一头浑身燃烧着苍蓝色火焰的白虎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地路过此地,脑门上的王字虎纹显得是那样威严,仿佛拥有着某种震慑人心的诡异力量,竟是让在场的所有妖兽都不禁生起敬畏之心。
百兽之王!
它那如猫咪一般的优雅步伐,却是蕴含着难以言说的王者威严。它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仅仅是站在那里,便有着一种令人战栗的恐怖威压!
也正是因为这股来自血脉和力量的纯粹压制,才会让那些一向凶残的妖兽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这一刻,无论是任何妖兽,都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颅,像是在朝拜眼前这头威猛不凡的虎王。
嗤。
苍炎白虎那硕大的眸子冷冷扫了一眼四周,更是不屑地打了个响鼻,那鼻中喷射出的两道白气,似是在这些妖兽们面前立威,展示自己强大的力量。
那些妖兽们根本就不敢动,一个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生怕激怒了这位百兽之王。
“喵?”
鲜血的记忆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头苍炎白虎居然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声类似于猫咪的叫声,这与它那残暴的外观显然是格格不入。若是有人听到这叫声的话,肯定会感到啼笑皆非。
这世上哪有如此凶猛的猫咪?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苍炎白虎的鼻子微微嗅动,朝着某个方向不断地靠近。蓦然间,它像是嗅到了什么的气息,那眸子中掠过一抹惊喜之色!
“喵!”
苍炎白虎陡然迈动起欢快的步子,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像是在寻找着某个人一样。对于那个人的气息,它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正是它的主人!
它要赶紧去找主人,这样才能回到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的咸鱼生活。除了吃就是睡,每天什么也不用担心,试问哪头猫,不对,是哪头虎能够禁受得住这种诱惑?
“呜……”
一众妖兽们看着那头突然变得欢乐到极点的白虎傻乎乎地离开了这里,皆是面面相觑了起来,像是在说:难道这就是大佬的兴趣吗?
如此地不拘一格,如此有特色的沙雕风格,也难怪我等小妖根本理解不了。
校長回家修馬桶 福小福
……
冰沧峰下,剑拔弩张。
“你我二人既然都想杀他,不如联手一次?”
路陵羽森然道。
“好。”
万崆只是看了路陵羽一眼,旋即点头赞同。他已然认清了现实,仅凭自己一人根本就不可能杀得死林陨,除非借助路陵羽的力量。
他相信后者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毕竟他们都跟林陨交锋过多次,再清楚不过林陨的诸般手段和那近乎打不死的顽强生命力。至于所谓的光明正大击败林陨,全都是狗屁之言。在他们看来,只有杀了林陨才是最实际的,这份仇恨不得不报。
更何况,刚才如果不是路陵羽出手阻拦,他现在可能已经成了林陨的剑下亡魂。所以,他丝毫不觉得跟路陵羽联手对付林陨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就当是还人情了。
“终于忍不住要联手了吗?”
我的23歲清純女神 左妻右妾
林陨冷笑一声,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他早就预料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心里更是做好了要以一敌二的准备。不过,以他现在受伤的状态,这一战也确实是有些凶险。
亡灵法师系统 若醉若离
漢末高順 小小千佛山
要知道,刚才他跟万崆二人的战斗看似凶险异常,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这两人毕竟都不是什么善茬儿,自然会对彼此有些防备,所以他们在攻击林陨的时候都是各自为战,没有什么配合可言。
可现在就不同了,在万崆真正答应要跟路陵羽联手之后,这两人对林陨的威胁性恐怕会大上数倍不止!这可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结果!
无论是万崆还是路陵羽,他们都是年轻一辈中少有的天才,若是他们联手催动真元施展武技,林陨绝对会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
“林陨,听说你身中奇毒,按理来说也是命不久矣了。”
路陵羽笑道:“反正左右都是个死,何必继续挣扎下去呢?不如就这么乖乖地让我们把你给宰了,省得你临死前还吃苦。”
他早就注意到林陨身上那股远比之前要虚弱许多的生机气息,还有那一头灰白色长发,任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他中的毒一定不简单。
“少废话。”
闻言,林陨淡淡道:“就凭你们两个废物,也想要杀我?就算是我真的中毒了,你们又能如何?真以为突破羽化境,你们就天下无敌了吗?”
“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嚣张?”
路陵羽冷冷道:“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身上有伤吗?就凭你现在的状态,我和万崆联手杀你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他心中对于林陨的仇恨,可是一点都不比万崆要少。虽说他因祸得福,换了一条机关腿实力大增,但他终究是没了一条左腿。
身上装着一条机关腿,这更是让他感到自己作为人族的肉身不完整。顶着这么一副残缺之躯,哪怕是他日后成为绝世强者,心里也始终会有个疙瘩。
快穿之反派專業戶
这份怨气和不甘,今日他就要通通地还给林陨!
“路陵羽,万崆,你们两个好歹也都是盘龙会上的青年才俊,怎能干出以多欺少这种不光彩的事情!”
我們都是壞孩子(那些年混過的兄弟) 偽戒
林冬终于看不过去了,忍不住骂道:“难道你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吗?”
在场但凡是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林陨从始至终都没有用半点的真元,而且他身上的气息似乎也随着时间流逝愈渐变得衰弱。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林陨身上可能不止中了毒,更是受了伤!所以,他为了不触发身上的伤势,就一直在避免使用真元,只敢动用自己的精神力!
“林冬,不准多管闲事。”
姜天辰眉头微蹙,低斥道:“别忘了你的立场,难道你想与叛国贼为伍吗?”
“我……”
林冬顿时低下头,双拳紧紧攥着,指甲深陷入肉也是丝毫没有感觉。
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作为林阀的公子,居然也会有如此无力的一天。他倒宁愿自己不是什么林阀之人,这样就能肆无忌惮地冲上去帮助林陨应敌。
“原来他还受了伤!”
此话一出,包括方晗在内的苍狼国众人当场吃了一惊,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原来如今的林陨并非是全盛时期,而是在中毒又受伤的状态下跟万崆两大强者对战!
可即便是如此,林陨也是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差点将他们的贵妃特使万崆给杀了!
这该是何等可怕的本领!
左夏和苏红霞二人早就被吓得面如土色,他们居然不知所谓地得罪了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这要是林陨心里记仇的话,那他们两个还有命可活吗?
于是,他们开始暗自祈祷起来,希望万崆和路陵羽两大强者能够成功将林陨斩杀。
如此一来,只要林陨死了,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
书画江湖之人间烟火 飘逸卷发
“哈哈……”
谁知这时,悬浮于半空中的林陨却是陡然大笑道:“受了伤又如何?你们这两个只懂得趁人之危的卑鄙玩意儿,我林陨就算是倾尽所有,也会将你们一起拉下地狱!”
“人生自古谁无死?即便是死,我也得拉两个垫背的!”
话音刚落,林陨那一头灰白色的长发无风自动,竟是陡然漂了起来。而他周身附近的空气,也渐渐开始凝固,就连空间都产生了蛛网般的裂缝。
大地隐隐震颤,沙石跳动,像是在惧怕着什么东西。
所有人都凭空感受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杀机,他们面色惊惧,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那半空中的林陨,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惊慌情绪。
这是强大精神力所带来的震慑!
为了应对路陵羽和万崆二人的联手,林陨毫不犹豫地释放了所有的精神力量,准备殊死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