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n11n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做主角啊-722.最終決定閲讀-bc80n

我真不想做主角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做主角啊
而第二个选择则要危险得多,甚至要承担迄今为止施清海都不曾有过的危险境界!
佐藤加奈子虽然没有把话完全说开,但其中的意思施清海完全明白。
对他们而言,现在轮船上最大的威胁已经解除,加奈子完全可以不用管自己所受的伤,这个东瀛女人可不会好心到无缘无故给自己一枚如此珍贵的五品丹药。
放在其他女人身上,施清海会觉得她们爱上了自己。
但对于佐藤来说,这一切并不可能。
唯一的需要,就是待会还会发生战斗。
流氓天使变异录 傷芯人
而佐藤加奈子所说的战斗,绝对是处于天空之上的战斗!
“藤原右镰,你现在在哪里呢?”
施清海将手中水杯放下,杯子还残留着任小芹的余温。
人,都是矛盾的。
如果是之前普通人家的施清海,他完全不会有任何犹豫,这时候早已经拉着任小芹有多远跑多远。
因为,那时候的施清海只有这个选择!
但是,现在的施清海不是之前的施清海。
这种将死不死,两边徘徊的选择,令施清海这时候无比挣扎!
施清海想带着任小芹逃离这一片是非之地,可内心又有另一个声音在不断告诉着施清海,这艘轮船还需要他,不能离开!
西遊大妖王 天涯遠客
蓦然间,施清海才姗姗来迟地发觉一件事,自己好像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了。
双手紧紧攥着,施清海一时间有些恍惚。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小时候看过一部叫做《魔幻手机》的电视剧里,有这么一句台词。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施清海以前认为它是狗屁,先过好自己比谁都重要。
可是,当这样一种情况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施清海却怎么也无法做到束手旁观。
“并不是,我并不是变得圣母了,又真的像是那些伟大圣人一样,达则兼济天下。”
“现在情况并非绝境,我只不过是迈不过心里这么一关。”
“轮船上几百人的死活与我无关,我没有任何义务去拯救他们,但是这也并不是我可以逃跑的理由。”
“还有机会,甚至还没有到只有‘一线生机’这种地步,悠亚公主的安全还未得到保障,我为什么就会诞生出想要逃跑这么一种心思呢?”
施清海扪心自问,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他过去那个人格,那个太过稳健的那个人格。
有些事情,可以不做,但不得不做!
“我也不希望,自己永远是一个逃避战斗的懦夫吧……”
施清海心里低语。
以往他所做的一切得益于小说的上帝视角,都在自己计算之内,所以他不用担心有任何死亡危机。
今天,是第一次。
但其他人亦是如此,他们在这一条遥远凶险的路上走了很久,自己一直在阳光照耀之下,竟忘却了雨中的风景。
“这是不对的。”
“不管是任小芹,还是悠亚公主,还是轮船上这几百人,亦或者初次见面对自己有态度还不错的藤原右镰……”
“不管究竟是谁,但我知道的是,我的心告诉我,要这么做!”
这一刻,施清海下了决定!
“施先生,你在想什么呢?”
见着施清海在发呆的样子,任小芹忍了一会,终究是忍不住了。
“笃笃笃。”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急躁的敲门声。
“公主,请问施清海在吗?”
门外是佐藤加奈子的声音。
“在的。”
假如爱有天意
悠亚公主出声,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并不能穿过房门,赶紧站起身去开门。
“在的,他正在里面呢。”
看着门外穿着白色和服,清丽的女孩身影,悠亚公主让出半个身位,柔声道:“请进来吧,清海君就在里面。”
大明俏紅娘
“好。”
佐藤加奈子风风火火地走进来,直到看见了沙发上施清海的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显然,在让施清海离开后,佐藤加奈子也想到了施清海可能逃走的情况,这才赶紧赶了过来。
“放心,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施清海很是不屑地看了佐藤一眼,又抬手喝了一口水,表现出很不在意佐藤加奈子的感觉。
他才不可能告诉佐藤加奈子,自己刚才真的差点就直接溜走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
佐藤加奈子胸口一起一伏,语气微喘,她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刚才真的是把急坏了。
“你现在跟我去楼顶吧,我们跟竹内前辈一起组成阵法,帮助师傅。”
佐藤加奈子的语言很简短,似乎是害怕施清海“临阵脱逃”,这位女剑客直接握住了施清海手腕,不然施清海有任何操作的空间。
“诶,在我们那边是男女授受不亲,你牵了我的手,要对我负责啊。”
心态转变的施清海倒是很放松,还出口调戏了加奈子一下。
至于刚才话语里的竹内前辈,若无意外应该就是之前自己在船上曾经感知到的一个仙台后期强者了。
腹黑總裁太癡情 花蘋果1
佐藤加奈子一怔,随即狠狠剜了施清海一眼,快速道:“公主,你跟这位小姐就现在房间里面待着吧,这艘船要沉了,待会武藤兰会过来安排你们,请不要担心,你们的安全将一直得到保障!”
“好的。”
“呃,好……”
任小芹呆呆看着施清海,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告别的话,佐藤加奈子就已经拉着施清海彻底离开了。
两人迅速来到楼顶,三层甲板之上的一个小小阳台,此时阳台入口站着一位沧桑的中年人,他两鬓发白,穿着粗麻布的衣裳,脸上有着十足的岁月气息。
“加奈子,你来了。”
见到这一位天才少女竟然拉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竹内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但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在前面。
“藤原先生正在与那魔头战斗,现在来看藤原先生应该是伤势原因,暂时处于下方。”
施清海抬头望天,原本暗沉的天空此时更加显得阴郁,一种不可名状的气息缓慢奔涌,似乎是要将正片大海都尽数压垮一样。
仅仅是一眼,施清海心里就情不自禁地涌上了一种叫做“绝望”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