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p37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txt-第664章 土!填平地道展示-8tdpg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填土!
经过黄马部的不懈努力,付出了包括少族长梁满仓在内的二百青壮的生命代价,让叛军的大小头目,清晰地意识到,派人进入地道作战,那完全是脑子有坑!
这一回,面对王二蛋带回来的消息,面对这二百条性命,就连力主派人进入地道,与淮南军打“巷战”的高尚,都闭嘴了。
安禄山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位黑山部的少族长,给带回来的消息,倒是帮他排除了最大的阻力,能够让他直接下令。
填土!
不必再去考虑地道之中的战斗如何去打,直接毁了它!
军议之后,主帅有令,叛军自然忠实执行。
全军出动,满世界挖土,运送到汜水关前,要将汜水关外两里范围内的地道重新给它填回去,你三千人挖出来的地道,十万大军要是全力以赴地回填,才需要多少时间?三天,五天?那还不手到擒来!?
当然了,这就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毕竟,不可能动员十万大军全部动手……
事实上,叛军的“回填工程”,效果……不佳。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
安禄山也是下了狠心,一出手就是上万人。
四千人固定一个地方挖土。
六千人分成了三个批次,每一批两千人,别的不干,就在挖土队伍边上等着,凑足了两千口袋的泥土,直接走一波,策马奔腾,直奔汜水,到了关前,于呼喝声中奋力一抛,把手中装满泥土的口袋,直接砸到汜水关外的地道之中。
一个波次出手,第一道地道,就被填上了小一半!
这个波次的骑兵,也不用考虑作战方面的问题,扔下口袋,转身就跑,回刚才出发的地方,准备再来一波。
在路上,他们甚至碰上了第二波出发“回填”的两千骑兵!
说实话,要不是挖土的四千人效率有限,就这三个波次的骑兵往来奔腾,区区一天时间,就能把汜水关外面的地道填出来一小半来……
即便是这样,三个波次的骑兵,都扔下了至少一个装满泥土的口袋,在一天时间之内,足足六千有余的口袋甩过去,把汜水关外的第一道地道,填了个沟满壕平,要不是最后一个批次的带队将官眼尖,说不定都能把土袋堆得高高的……
这个结果,让安禄山叛军上下大为振奋,当天晚上,安禄山大排宴宴,庆祝“回填作战”首战功成,一群人一扫在汜水关外连连吃瘪的窝囊气,当天晚上喝了一个酩酊大醉。
结果……
第二天一起床就傻眼了。
汜水关外的第一道地道,经过一夜的功夫,已经被淮南军清理了出来,六千土袋,被他们摆在了地道的外侧……
在地道之中,还能隐隐看到淮南军的士卒,正等着幽州叛军呢……
安禄山不信邪,一声令下,继续!
好,继续,挖土的挖土,运土的运土……这些环节一点问题都没有,跟昨天的情况如出一辙。
发生变化的,是“扔土”的这个环节。
为了保证“扔土”的准确率,将土袋精准地扔到地道之中、而不是散落在汜水关外的其他地方上,每一个波次的幽州骑兵,都在安禄山和史思明的交代下,“抵近”出手。
昨天,淮南军任其施为,就在汜水关上这么看着。
今天,淮南军已经站在第一道地道——不,在淮南陆军的作战操典中,这叫“战壕”——之中,哪能让幽州骑兵来去自如?
抵近?
问过淮南军士手中的长弓没有!?
事实上,第一个波次的幽州骑兵,刚刚往前一冲,还没到扔出手中土袋的距离呢,迎面就是一波箭雨!
四五百骑士,直接身死!
战斗减员,一瞬间,将近三成!
差点直接把第一个波次的幽州骑兵给打崩溃了!
还是带人进攻的那名将领不错,勉强稳定住了局面,没让士卒溃散,而且在第一时间就调整了战术,将剩余的骑兵分成两队,一队手持骑弓和淮南军对射,以期压制住淮南军的火力,而另外一队继续执行任务,抵近扔土袋!
实话说,人家这位将领不愧是幽州出身的精锐,竟然在短时间之内做出这样的应对,实在是不能要求太高了。
不过,他却忽略,或者说刻意忽略了一件事,骑弓的射程,真有限,真比不上淮南军手中的步战长弓!
你打不着人家,人家一箭一箭的,都能射在你的身上,这就是“射程差”带来的碾压!
就算有那么一两个幽州好射手,能够开硬弓、用重箭,远远地射到淮南军的阵地上,人家只要一低头,就能隐藏在“战壕”外侧的土袋之后……
摞得高高的土袋,把人家淮南军护得那叫一个严实……
糟心!
在这种情况下,扔土的那队骑兵哪敢上前,上去不成了送死了?
将领顿时一筹莫展,这就不是他能解决的事情了,赶紧回报吧……
消息传回帅帐,安禄山气的牙痒痒,他么谢三郎太鸡贼了,昨天你咋不派淮南军出来呢?合着我们一万多人忙乎了一天,最后倒成了给你们送“防守物资”了?
生气归生气,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怎么办?
其实也有办法……
你淮南军利用战壕,能够压住住两千骑兵,要是两万呢,还压制得住吗?安禄山就不信了,如果两万人一起往前冲,还就填不满那几道战壕!
说白了,还是人海战术,要把人数的优势转化成战场的优势……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伤亡……绝对小不了!
安禄山虽然知道“心狠”的道理,但是也不能每时每刻都用啊……身陷绝地,那是没办法,只能“心狠”下令曳落河用生命铺路,但是攻城……还仅仅是攻击第一道地道,就两万两万地往上冲……别的不说,照这么下去,他麾下这十万人,说不定都攻不到汜水关的城下……
就在安禄山百般纠结的时候,有人来报,负责率领四千人挖土的将领,寻求支援……
干啥?
要口袋!
挖土好说,一把铁锹的事儿……但是运输,也得有器具啊,总不能两只手捧着那点土吧?那才能捧多少?再说了,好几里地呢……
事实上,叛军挖土,都是把土挖出来,直接装入布口袋之中,再有负责运输的三个批次的骑兵拿走……
现在,布口袋,不够用了……
昨天一天就消耗了六千有余,才填平了一道地道……要是想把汜水关外那密密麻麻的地道全部填满,需要多少?
安禄山想到这个,顿时就是一阵头疼!
出主意填土的史思明,也是一脸尴尬,他么的,忽略了,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布口袋,竟然限制了整体作战策略……
鐵血東南亞
帅帐之中有人出主意,能不能换个器具,比如箩筐之类的……
当场就有人反驳,那不行,咱不是为了将土运送到汜水关外,咱是为了填平地道,这里面涉及到“扔出去”这个动作,用箩筐,咋封口?一扔,不全散了?再说了,还得考虑士卒“扔出去”的时候扔得动不?用箩筐,抬过去?淮南军能干不?
我的女主角是你 初佑
又有人说了,那就赶紧让后方赶制?
九幽大帝
又有人反驳,别闹,别看咱们顺顺利利地通过了河北一地,河北郡县都望风而降,但是真正听令咱们的,恐怕只有范阳府左近的地域,等他们赶制了足够的布口袋,再送过来,估计淮南节度使府也能把火药弹送到谢三郎的手上了,那还玩个屁!
那你说怎么办?
我他么哪知道怎么办!?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想对你说再见 伊灵沐
就这样,叛军大小头目,竟然因为这个消息吵了起来,一时之间不可开交,把整个帅帐都弄得乱哄哄的,给安禄山吵得脑袋那叫一个疼。
安禄山胖手顶住太阳穴,可劲揉,不经意间转移目光,却看到一个人坐在帅帐之中,老神在在的,嘴角上还泛起了一丝微笑。
这谁啊!?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还是个人吗!?
高尚!
安禄山刚想发怒,一看是他,心中一动,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是在安禄山以及军中大小头目,被谢三郎别出心裁地用地道给伏击之后,一群人在如何面对地道的问题上一筹莫展,正商量怎么办的那一场军议的时候,史思明大放异彩,不但提出来“填平地道”的建议,还委婉的指出了高尚作为全军军师的“想当然”,“拒绝”了高尚关于派人进入地道搏杀的提议,虽然高尚最后提出来一个“堆土为山”的办法,总算是为自己挽回了不少颜面,但是归根结底弄了一个灰头土脸,尤其当时王二狗回报梁满仓带着二百余黄马部青壮,全员战死在地道之中的时候,高尚当时脸都青了。
腹黑爹地:不乖妈咪绑回家 怡人海
结果,到了现在,“填平地道”刚刚到了第二天,不但因为布袋的缺乏进行不下去了,就连大家拼尽全力填出来的第一道地道,都被人家谢三郎鸡贼地变成了一道战壕……
这不,正好显示人家高尚高军师有“先见之明”么……
想明白了这些前因后果,安禄山特别怀念严庄严夫子,要是幽州节度使府的第一代“智囊”,充任全军军师的话,哪里来的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这位“高军师”的大脑袋里面,一天天的,到底是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点有用的都没有!
不对,也不能说一点有用的都没有,至少,堆土为山,还是人家高军师提出来的……
果然。
还没等安禄山说话呢,人家高军师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开宗明义。
咱们堆土为山吧!
然后长篇大论地对比了一下“堆土为山”和“填平地道”两个方案的优劣,不用说,把“填平地道”这个方案踩了一个溜够。
比如,要想填平汜水关外所有的地道,完全没有必要,只要填出来一部分就可以了,能够供攻城器械进出,能够供士卒来往,就足够了,想全部填平,那叫“大水漫灌”,费时费力,作用还不明显,反观“对推为山”就不一样了,顺着一条道路直接推过去,省时省力还省物资,别的不说,就那六千装土的口袋,如果想填平地道,只能把第一条填满而已,而如果使用在“堆土为山”上,只要循环使用,都够了……
比如,“堆土为山”还能自带一定的防御性能,不会像“填平地道”一样,只能用人命去填……
诸如此类的,多了去了,在高尚高军师口中,恨不得把“堆土为山”说成天上少有地上难寻的“攻城法宝”,谢三郎看见幽州军推图为山的话,都应该直接献关投降,还得问一句“哪位大才”出的主意,等听到是高尚高军师的手笔,他谢三郎就应该扬天三声长叹,然后马上抹脖子自尽,以此来成就高尚高军师的美名……
安禄山虽然不喜高尚的这份“小人得志”,却也不得不承认,从现阶段来看,“堆土为山”,好像是最合适的方式了……
行吧……
“调一万人,抓紧……”
结果,安禄山还没有说完呢,主管后勤的将领就开口了。
布袋三千,箩筐二千,就这么多!
再想要,等后续的物资送到了再说吧……
安禄山也没辙,缺东西就是缺东西,这玩意儿谁也变不出来……
“行,那就五千人,抓紧!
谁去?”
一句话,问了个帅帐之中满场寂然。
佣者领域
谁都不说话了。
刚才不仅仅是安禄山看到了高尚嘴角带笑,也有不少叛军头目看到了,即便刚才忙着吵架的那几位没留意,后来听了高尚那顿“踩”,也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一个个心里都不痛快,“填平地道”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不堪,早你怎么不说?当初说“填平地道”和“堆土为山”两个方案并行的时候,也没看见你这么大的反应啊,噢,现在想起来“先见之明”了?要是这样的话,这个全军军师我也能干,马后炮谁还能不会了……
倒是史思明,一见场面尴尬,就要开口,却被安禄山狠狠瞪了一眼,你还真是弥勒教的左护法,一见教主有难就要挺身而出?那些攻城器械都打造好了是吧?
史思明一见,得,也闭嘴了。
高尚看到这情况,还有点不乐意了呢……
行,都不应声是吧?好,我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