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3d6引人入胜的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零一章 聖經與詩集(一)看書-o2uem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阿内丝长着一张漂亮的精灵女性的面孔,但这没能为她的哀求增色。银歌骑士们只想找到杀死同伴的仇人,对她漠不关心。“求求你们。”她低声说,“哥菲儿是被迫的,施蒂克斯夺走了她。”
“施蒂克斯是谁?”
尤利尔的声音把她吓一跳。也许她自己也没想到会有人回应。与奥萝拉相比,阿内丝几乎是个不谙世事的纯洁少女,毕竟连梅米那样的笨蛋也知道,曾打算将她炖汤解毒的人不能作为求助的对象考虑。
波加特和乔伊搜索庭院时,尤利尔负责看守俘虏。他并没有性命之忧,因此愿意和她交流——起码在其他人眼里是这样。羊皮卷的存在是他的秘密。
“别害怕,小姐。”学徒安慰,“我是盖亚的修士,绝不会伤害你。谁是施蒂克斯?”
阿内丝呆了一会儿才回答:“他是个小偷。”
“小偷?”
“就是你想的那种,尤利尔。施蒂克斯本来是奥雷尼亚人,他的父亲忽然变成初源,点着了谷仓。他们全家被当地领主驱赶,逃到阿兰沃。”
“太详细了。”学徒嘀咕。水妖精总会知道很多东西,只要她们想。
“他在卡玛瑞娅偷走了哥菲儿,带她藏到堡城。”阿内丝继续说。她明显是在用水妖精的天赋探知过去。曾经的妖精族长奥萝拉使用同样的能力时一点也不显露出来,获取信息的速度和精确性也远胜过她。“哥菲儿在成年时爱上了他。她不是自愿向水井下毒的。”
“对不起。但这能有什么不自愿?”
“哥菲儿是圣经的造物,她只会爱上自己憎恨的人。”
“我不明白。”她说话颠三倒四的程度堪比白之使。“你提到圣经?”
将妃在上爷在下
“我没有。”她否认。
“可能我听错了罢。”但誓约之卷从不会误判谎言。“我真心想帮你,阿内丝小姐,食用智慧生物是可怕的行径,会遭诸神厌弃。我不希望我的同伴这么做。”
阿内丝回过头。“你不认可他们是你的同伴。”她的声音如水流般轻柔,但吐出的词汇相当尖锐。“你好像只在乎某些人。”
尤利尔不得不承认。“没办法,人有亲疏之分。”他喜欢波加特和雷戈,甚至是没说过几句话的奥库斯,因为他们都是银歌骑士,是“胜利者”维隆卡的手下骑兵。哪怕强大如奥雷尼亚帝国,也在龙祸中分崩离析,唯有银歌骑士团的传说依然盛传不朽。每位骑士都可称英雄,谁不喜欢英雄?圣堂巫师和高塔信使在银歌骑士面前都黯然失色。出于个人原因,他尤其讨厌杜伊琳。
乔伊原本属于例外。但白之使仍是神秘领域的守卫者,他的传说从两百年前的亡灵之灾开始,一直持续到现今。尤利尔只奇怪从没人提起白之使曾是银歌骑士。这段经历本该是一切的起源,是值得浓墨重彩描述的传奇,它究竟怎么遗失在历史中的?
梦境将告诉他答案。有关奥雷尼亚皇帝的更替、圣瓦罗兰政变、“黄昏之幕”引起的灾难……它们似乎已经一一透露出轮廓了。水妖精阿内丝的真相的喉舌,她有非凡的力量,可以解开绝大多数谜团。
异界之私兵天下 南北相公
只要他取得她的信任。
“我也不想被吃掉。”阿内丝说,“哥菲儿和我不一样,她死后会有新的同族诞生,而我死掉就真的死了。”
学徒头一次听说。难怪她出卖同族求生的决心下得这么容易。“因为你是个初源?”
阿内丝点点头。“初源是诸神给生灵的恩赐,就像猫的第二条命一样。但用掉就没有了。”
“是么?我见过一个亡灵生物,他也是无……初源。”
都市玄医 慕华
“我说的不准确。诸神当然包括死神,只是你们人类不崇拜祂。”
“我猜没有活着的东西会崇拜死神,假如祂就是我想的那样的话。”
“不对,尤利尔,你为之服务的信仰诞生于畏惧,活人也会崇拜死亡,因为他们怕死。”
乱世
“你也怕死。”
“我和哥菲儿不一样。”银歌骑士开始搜索靠后的房间,阿内丝的声音更轻了。“她不是我的同族了。我属于黄昏之幕,有了新的同伴。”
这话在后世大有市场,在先民时期可不同。“初源只是一种天赋,你还是你,人还是人。难道人类的初源会因这份天赋长出翅膀么?若是这样,你也不会被抓住了。”
“杰恩·赫瑟出卖了我们。”
“对你们而言,人类的狡诈是不可想象的。”妖精能够通晓古今,不过前提是她们“想”这么做。“他也没讨到好处。杜伊琳是将他拖在马后带回来的。”
“跟古尔沙和奇朗一起。”
“你的朋友们涉嫌扰乱城市秩序。在银歌骑士找上门前,杜伊琳登门警告过杰恩·赫瑟。莫非你不知道这些?”
阿内丝别过头。杰恩固然担心黄昏之幕帮助他的敌人,但如果这些初源断然拒绝,他也没法强迫。黄昏之幕的人接受了领主之子的雇佣,并在发现井水的异常后仍没放弃。不消说,他们是心怀侥幸。
“我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她不服气地说,“我知道你的名字,尤利尔。”
“你先前脱口而出。”学徒半点不觉得奇怪,“我以前见过水妖精,了解你们的习性。”
“我指的是秘密,不只有名字。”
尤利尔当然听得懂,但她着急纠正的模样挺有趣。此刻,乔伊和波加特已经彻底搜索过房间,开始朝后院而来。他们要找的人在井里,学徒既不动手,也不离开,对方逐渐焦急起来。“那就说秘密。施蒂克斯为什么要在莫尔图斯的水井下毒?”他继续说,让他们继续着急。
“他要对付你们。”
“我们?”居然真不是杜伊琳惹得麻烦。窥视庄园和投毒的人都不是“黄昏之幕”的成员,这当然不是她的事。尤利尔将自己从使节队伍中排除,立刻得到了答案。“他要对付银歌骑士?”
“哥菲儿是这么听见的。”
水妖精的能力源于彼此。“所以你也听见了?阿内丝,换做是我,在利用水妖精时就决不会忘记防备她。既然施蒂克斯能偷走你的同伴,说明他八成也能想到这点。”
首席错婚 卫子
“可是,判断谎言不是你的强项吗?”
这话在理。尤利尔哑口无言,只好转移话题。“那施蒂克斯为什么要对付银歌骑士?”
“他没告诉哥菲儿。”
看来犯傻的是我,敌人聪明着呢。尤利尔和阿内丝这个呆头呆脑的水妖精没有更多话可说了,因为银歌骑士们已经来到附近。乔伊下了马,手里仍然提着长枪,波加特走在他前方,身上没沾血。
“我还以为你会制造趁手的武器。”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导师皱起眉。“太浪费魔力。而且铁家伙更好用。你会那么干?”
“不,我也不常用。你们找到什么人没有?”
“只剩下跑腿的凡人,还有乱七八糟的诗文手稿。这里看起来是一位诗人的居所。仆人们没见到过水妖精,完全受一个名为施蒂克斯的神秘生物摆布。你问出他的身份了吗?”
“身份不可疑。”尤利尔回答,他尽力不去注意阿内丝受伤的眼神。我早就答应听乔伊的指挥,而且这样会救你一命。无论哥菲儿是否受人胁迫,她都毒死了奥库斯。“但目的值得警惕。他的所作所为都是针对你们。”学徒重复了阿内丝的情报。
“一个奥雷尼亚人怎么会到阿兰沃偷走水妖精?”波加特若有所思,“他一定受人指使。”
“不妨亲自询问。他们就躲在不远的井里。屋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让他们不愿意放弃?”
乔伊已经冲上前。
几分钟后,波加特和他合力打捞上一个冻块,但其中并无人影。尤利尔这次比银歌骑士们先察觉问题。“又是无名者。”他低声自语。第一波窥伺庄园的夜莺都是初源,却不是“黄昏之幕”的人,如果施蒂克斯本身不是无名者,可没法寻到这么多同类。
阿内丝当然也感受得到。无名者的火种像一团火焰辐射热量,魔力源源不断地引动神秘。施蒂克斯用某个未知的魔法逃走了,没带上哥菲儿。她盯着冰块咬紧牙关,努力保持镇定。井水冻成冰,几乎没有人形。“她还活着。”尤利尔不得不告诉她。
“施蒂克斯逃走了,她不听你们的话,很快就会被吃掉。”阿内丝绝望地摇摇头,“但愿她的新生命中别再遇到那家伙。”
冰块解冻后,融水变成一只人类模样的水妖精。不知怎的,尤利尔觉得她看起来挺眼熟。
乔伊也一样。“换个样子。”他直接命令,“你在冒犯海伦公主。”
“我不认识她。”哥菲儿没屈从,“但施蒂克斯害怕这副模样。”
“害怕?”尤利尔颇感诧异。
“我曾听见他和这个女人幽会。”哥菲儿回答,她的身体由流水构成,神情却像岩石一样坚硬。“他们不巧挑选了在湖边。那是六年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