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0x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橙橙安-第一百七十章 她可不想鑽狗洞啊!看書-96q6h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不是吧,你让我钻狗洞??!”
路成蹊看着被言舒扒拉出来的狗洞,陷入了人生怀疑。
她可是有着娱乐圈“最美花瓶”之称的人啊。
怎么能做这么掉逼格的事情了?
“这不是情况特殊吗?”言舒说道,“你看我们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而且说不定马上就人追过来了,那我们就逃不掉了。”
她也不想钻狗洞啊。
可是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洞口还是她上辈子无意间发现的。
但那时她已经跟纪墨霆处于一种水深火热的状态,她的活动范围已经缩小到卧室。
以至于她一直没有机会利用这个洞口逃出去。
但这辈子可以用上了。
通灵之路 若水无言
“而且这说不定不是狗洞,只是恰好漏了一个口子。”言舒继续说道,“这别墅根本就没有哟养过狗,所以你放心,这洞口肯定是干干净净的。”
倾世独宠:王爷的辣手毒妃 悱恻
路成蹊神情依旧一言难尽。
“真的,没时间墨迹了,这可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狗血單戀故事 慕璟
言舒说完,就用手将旁边的草都拔掉,将这个洞口尽量弄得更大一些。
而后跃跃欲试的样子。
路成蹊脸色惊恐,“你真的要爬这个狗洞啊。”
言舒点头,“再拖下去,纪墨霆就要回来,我都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了,我怀疑他要来了。”
“不是吧,你还能感受到那魔头的气息?”路成蹊一脸惊奇,“那你知道他现在到哪里来了吗?”
言舒:“……”
她又没有千里眼。
不过她真的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而且她是真的感受到了纪墨霆的气息。
离她不远。
“我先爬出去,你再好好想想吧。”
言舒说完,当即顾不上地上的脏,直接从洞口钻去。
好在她瘦。
能过去。
路成蹊看着言舒真的钻了过去,内心无比纠结。
难道我真的要钻狗洞?
然而已经没时间给她思考了,因为后面传来脚步声, 一听就知道有很多人。
而且她看到手电筒的光朝这里照过来了。
路成蹊咬牙,先对着墙壁那头说道,“舒舒啊,等下我头过去了,记得拉我一把。”
但是她说完后,没有听到回应。
路成蹊闪过一抹疑惑,不过也来不及思考了,咬着牙闭着眼朝洞口钻去。
然而她刚将头钻出去,发现她肩被卡住了。
雾草!
“舒舒啊,帮帮我,拉我一把。”
路成蹊穿的衣服类似于夜行衣,衣服的肩膀上有个坚硬的徽牌,就是这个徽牌将她卡主了。
她努力将手解放出来,伸手让言舒拉她。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好几双眼睛盯着她。
“靠!”她没忍住的爆出粗口。
目光落在被纪墨霆擒住下巴的言舒身上。
难道没有得到回应,原来是被抓了。
“真没想到路小姐,还有喜欢爬狗洞的爱好,不知被你粉丝知道了,会不会对你更加喜欢。”纪墨霆的声音不带任何情感,冷漠至极。
眸中的寒光如一把把刀刃射向路成蹊。
路成蹊咬牙切齿,“你敢!”
纪墨霆冷笑一声,透着浓浓寒意。
立即有人上前拿着手机对着路成蹊这副模样,咔咔咔的拍了无数张照片。
路成蹊连忙捂着脸,怒气冲冲吼道,“纪魔头,你给我住手!”
言舒也想要拍掉纪墨霆禁锢她下巴的手,但是被他一个眼神给震的不敢说话了。
她想哭。
为什么纪墨霆会守在这里。
这个洞口纪墨霆怎么会知道。
而且还算准了她会这种钻出来。
这也太不科学了。
“既然她这么喜欢爬狗洞,你们这里好好看着,让她多体验一把。”纪墨霆冷冷的开口。
而后将目光看向怀里的言舒。
吓得言舒心肝一颤。
“阿舒,你不乖。”
他的嗓音低沉,但是透着浓浓的危险。
接着将人拦腰抱起。
“少主,你的…..”
看到他的动作,一个暗卫惊呼,似乎想要上前将人接过来。
被纪墨霆一个眼神给震退了。
“纪魔头,你放开我,也放开舒舒,舒舒她不喜欢你,你这是囚禁,你这个死变态…..”
路成蹊话还没有说完,咔咔咔声再次响起。
以及一道没有温度的声音——
“路小姐,我已经开了录像了,如果你出言不逊的,我就给你开直播,我相信很多人会对你现在的姿态很感兴趣。”
闻言,路成蹊气的脸色发白,但是却不敢再骂了。
只能在心里狠狠的咒骂,用这世界上最狠毒的话语诅咒他!
战争世界马旒斯
让他一辈子也得不到舒舒。

卧室。
言舒被丢在了大床上,但屋里没开灯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纪墨霆整个人笼罩了过来。
“阿舒,为什么不听话?”
他的眸子一片猩红,神情像个狂暴的凶兽。
言舒本能恐惧,想要逃,却被他紧紧禁锢在身下,动惮不得。
她甚至闻到了浓重血腥味,仿佛要被眼前这个人撕裂,拆吞入腹。
“纪墨霆,你…..你冷静点,我…..”
神鬼再
“阿舒,我冷静不了。”纪墨霆猩红的眸子盯着她,像看一个不乖的猎物,“为什么要逃…….”
言舒咬着牙,他居然好意思她为什么要逃。
末世之神級修兵 清湯皮蛋粥
她内心升腾的愤怒渐渐压下一部分恐惧。
“因为你不让我见阿彻,纪墨霆为什么你总是这么霸道强势,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言舒撇开他的目光说道。
突然。
纪墨霆的逼近,他的温热的鼻息喷在言舒下巴处,微微发痒。
“为什么要见其他人,阿舒有我就够了。”
言舒被这句话气笑了,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纪墨霆用力推开了,“但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
“纪墨霆,我讨厌你!”
言舒愤怒的吼道,都没有注意到她推开纪墨霆时,那个在她眼中强大无比,偏执霸道的男人,发出了脆弱的闷吭声。
而空气的血腥味更重了。
屋里没有看灯,言舒都诧异她居然真的推开了纪墨霆。
只是为什么她手上有种很黏腻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粘液沾在掌心。
“阿舒,我给你机会,收回刚才那句话。”纪墨霆隐没在黑暗中,明明是跪立在床头,但那通身的气势,宛如帝王。
言舒顾不上手上粘液,看向纪墨霆,眸子都是反抗,“我不收回!我就是讨厌你,我还恨……”
“你”字还没有说完。
她就被人扑倒。
紧接着带着野兽般啃咬的力度,朝着她的唇袭来。
她瞳孔睁大。
而从窗外透进来的昏暗光线,映照在纪墨霆的后背上。
言舒看到了成片成片的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