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71u火熱都市小說 大叛賊笔趣-第九百五十一章 西行漫道展示-q7dpn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主子,殷泰来了。”赵忠小心翼翼地轻声说道,过了片刻,车内回了一声:“让他进来。”赵忠连忙应了声,过了片刻殷泰在赵忠的引领下上了车驾。
我的变脸女友 野猪
“奴才殷泰,给主子请安……。”
进了车内,殷泰跪下磕头道,坐在车内的雍亲王放下手中的奏折,抬眼看了看殷泰这才淡淡道:“起来吧,坐下说话。”
“奴才谢主子……。”如是平常在宫中,殷泰自然不敢直接就坐的,不过如今的场合同宫中不一样,他们身处是在车驾内,而且车驾还在继续向前,一路摇晃,人在其中除了盘坐根本不可能站稳。
靠着车帘出,殷泰盘膝坐下,这才道:“按主子的意思,兰州那边均已安排妥当,各处城防也重做了处置。”
雍亲王点点头,道了声辛苦。此次离开关中,甘肃是未来大清重整旗鼓的关键,而兰州作为甘肃首府,自然也是雍亲王同大清朝廷之后的立足之地。
相比关中,甘肃除了地处西北外倒也有它的好处,眼下的甘肃首先是足够大,康熙时期,甘肃并不只拥有后世的面积,其实按照行政划分,如今甘肃包括了后世的甘肃、青海、新疆和宁夏部分地区,其面积抵得上后世的两倍有余。
我的宠物是BOSS
再加上之前建兴皇帝派兵西征,大清朝着西域开疆拓土,所占之地如今也暂时全划归于甘肃管辖。所以说,殷泰这个之前的陕甘总督早就成了甘肃总督,其重心移至甘肃。
说起殷泰,此人是康朝的老臣,之前在王致清叛乱中更是立下大功,而在清廷西迁至关中,殷泰作为陕甘总督也算是清廷依重的重臣,只可惜建兴皇帝对于他却是又拉又防,再加上清廷迁至西安后,为了防备他这个地方总督,直接就把陕西之权给归于了中央。
按理说,建兴这么做也是正常的,毕竟皇城所在,其治同其他地方大不一般,就如同当初的北京周边直隶一般,凡是出任直隶总督的无不是皇帝最信任之人,更是位于天下督抚之首。
長風浩歌
而当清廷迁至西安后,整个陕西自然也就成了类似直隶的地位,再加上殷泰在陕西多年,为保证清廷在关中的安全,消弱殷泰手中的权利也是必然的。
就这样,殷泰在关中并没有呆上多久,之后很快就被建兴打发去了兰州,而再后来,由于建兴出兵西域,更是利用这个机会把殷泰手里的兵权给夺得七七八八,导致最后殷泰几乎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后勤官,为西进清军筹集物资,稳固后方。
亲爱的匹诺曹王子
所以这些年来,殷泰过的其实并不如意,他名义上的地位虽然依旧,可实际上手中的权利已小了许多。再加上之后岳钟琪投明,建兴皇帝恼怒之下更是严厉训斥殷泰,毕竟殷泰是岳钟琪的老上司,岳钟琪当年崭露头角更是他殷泰所举荐,如不是有人相劝,再加上殷泰平日为官谨慎低调,还有他旗人的身份的话,恐怕当时暴怒之下的建兴直接就夺了他的官职,把他下狱了。
玩转娱乐圈之潜规则
“老十那边如何?”听了听殷泰在兰州的安置,雍亲王表示还是满意的。他之所以有底气发动政变,殷泰的投靠是重要原因之一。作为陕甘总督,殷泰这两年虽不为建兴待见,可是殷泰在西北的影响力是很大的,有了他的支持,雍亲王这才有胆量作出继续西迁的决策。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
“郭亲王远在迪化,前些时候同准噶尔汗的部队打了一仗,郭亲王斩敌千余,俘虏无数,眼下已把西蒙古的势力赶到了西南边。”
“现在的准噶尔汗可是策妄阿拉布坦?”雍亲王问。
“主子圣明,正是此人。”
小丞大界,霸道少將小嬌妻
雍亲王点点头,想了想道:“看来这老十之前倒是小瞧他了,自朝廷西迁后,老八派老十去了西域,倒也算是知人善任,而这老十也算是能征善战。自大军西处到现在,他在西边前后打了不少仗,说句灭国无数也不为过。如今居然还能打得策妄阿拉布坦退兵,这倒是让人意外,这可是先皇当年西征时也未做到的。”
雍亲王如此说,殷泰坐在那边并不答话,只是眼观鼻,鼻观心。郭亲王是建兴的铁杆兄弟,这是天下所有人都知道的,而现在面前的这位爷却是他们的死对头,再及上雍亲王此人性格阴沉,气量也不大,如果这时候凑上去无论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所以殷泰索性一言不发。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但嘴上不说,殷泰心里却承认雍亲王这话说的有理。的确如雍亲王所言,这位当年的十草包谁都没有想到居然还有领军之能,要知道当初康熙的那些阿哥们,如果要说知兵的也就是三人,那就是少年时期就随着康熙出征并当过前锋的大阿哥,还有十三和十四阿哥两位了。
可是这世间之事偏偏就是那么奇怪,大阿哥暂且不提,当年如果不是他在江南没有彻底剿灭反贼,这天下也不会到现在这地步。至于后面两位,都曾拥重兵征战,可是要从战绩来看,无论是十三还是十四阿哥,却都比不上如今的十阿哥,也就是郭亲王。
“老十那边依旧按之前吩咐的做,他那边打的好,对于大清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如今我大清现在这个样子,更要同心协力,上下拧成一股劲。老十这些年算是干的不错,假如能收敛他的臭脾气,忠心于王事,倒也是一件好事。”
征途
雍亲王话锋一转如此道,这时候殷泰没办法装聋作哑了,只能连声称圣明。不过他心里却是很清楚,一旦郭亲王知道建兴出事,哪里会善罢甘休?而雍亲王所言也根本不可能成立,要不郭亲王也就不是郭亲王了。
“鄂尔泰那边可有动静?”雍亲王开口又问道。
“鄂尔泰似乎是知道了些,前些时候已调了部分兵力进入甘肃,不过山西那边还未完成安排,所以接下来他会如何做奴才也不得知。”殷泰实话实说道。
雍亲王点点头,叹道:“鄂尔泰是个聪明人,当明白朝廷的苦衷。这样吧,你去同张廷玉、马齐商议一下,拟个旨给他,具体的意思你们几个看着办,山西不是久守之地,只要他按着朝廷的意思去做,亏不了他。”
“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去办。”殷泰连连点头,随后朝着雍亲王磕了个头,就准备下车。
这时候,雍亲王似乎想起了什么,在殷泰正要下车时候突然开口说道:“耿额坏了事,这是他咎由自取。不过他这事一出,上书房倒是人手有缺,眼下用人之时,你同张廷玉还有马齐讲一声,就说从今日里,耿额在上书房的差事由你来兼,记得!要好生地做!”
殷泰先是一愣,紧接着心中狂喜,连忙又叩首谢恩,雍亲王冲他摆摆手,然后继续拿起奏折看了起来。